江南逢李龟年

江南逢李龟年
江南逢李龟年作者:杜甫
江南逢李龟年朝代:唐代
江南逢李龟年原文:(江南逢李龟年的意思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江南逢李龟年导航译文 注音  赏析  评价  背景  作者简介
-------------------------------
江南逢李龟年译文及注释
译文
当年在岐王宅里,常常见到你的演出, 
在崔九堂前,也曾多次听到你的演唱,欣赏到你的文采。
眼下正是江南暮春的落花时节,
没有想到能在这时巧遇你这位老相识。
注释江南逢李龟年的诗意
⑴李龟年:唐代著名的音乐家,受唐玄宗赏识,后流落江南。
⑵岐王:唐玄宗李隆基的弟弟, 名叫李范,以好学爱才著称,雅善音律。寻常:经常。
⑶崔九:崔涤,在兄弟中排行第九,中书令崔湜的弟弟。玄宗时,曾任殿中监,出入禁中,得玄宗宠幸。崔姓,是当时一家大姓,以此表明李龟年原来受赏识。
⑷江南:这里指今湖南省一带。
⑸落花时节:暮春,通常指阴历三月。落花的寓意很多,人衰老飘零,社会的凋弊丧乱都在其中。君:指李龟年。
对照翻译
岐王宅里寻常见,
当年在岐王宅里,常常见到你的演出,
崔九堂前几度闻。
在崔九堂前,也曾多次听到你的演唱,欣赏到你的文采。
正是江南好风景,
眼下正是江南暮春的落花时节,
落花时节又逢君。
没有想到能在这时巧遇你这位老相识。
-------------------------------
江南逢李龟年注音
jiāng nán féng lǐ guī nián
 江 南  逢 李 龟  年 
qí wáng zhái lǐ xún cháng jiàn ,
岐 王  宅 里 寻  常  见 ,
cuī jiǔ táng qián jǐ dù wén 。
崔 九  堂  前 几 度 闻 。
zhèng shì jiāng nán hǎo fēng jǐng ,
 正 是  江 南 好  风  景 ,
luò huā shí jié yòu féng jūn 。
落 花 时 节 又  逢 君 。
-------------------------------
江南逢李龟年赏析
  诗是感伤世态炎凉的。李龟年是唐玄宗初年的著名歌手,常在贵族豪门歌唱。杜甫少年时才华卓著,常出入于岐王李隆范和中书监崔涤的门庭,得以欣赏李龟年的歌唱艺术。诗的开首二句是追忆昔日与李龟年的接触,寄寓诗人对开元初年鼎盛的眷怀;后两句是对国事凋零,艺人颠沛流离的感慨。仅仅四句却概括了整个开元时期(注:开元时期为713年—741年)的时代沧桑,人生巨变。语极平淡,内涵却无限丰满。
  李龟年是开元时期“特承顾遇”的著名歌唱家。杜甫初逢李龟年,是在“开口咏凤凰”的少年时期,正值所谓“开元全盛日”。当时王公贵族普遍爱好文艺,杜甫即因才华早著而受到岐王李隆范和中书监崔涤的延接,得以在他们的府邸欣赏李龟年的歌唱。而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既是特定时代的产物,也往往是特定时代的标志和象征。在杜甫心目中,李龟年正是和鼎盛的开元时代、也和他自己充满浪漫情调的青少年时期的生活,紧紧联结在一起的。几十年之后,他们又在江南重逢。这时,遭受了八年动乱的唐王朝业已从繁荣昌盛的顶峰跌落下来,陷入重重矛盾之中;杜甫辗转漂泊到潭州,“疏布缠枯骨,奔走苦不暖”,晚境极为凄凉;李龟年也流落江南,“每逢良辰胜景,为人歌数阕,座中闻之,莫不掩泣罢酒”(《明皇杂录》)。这种会见,自然很容易触发杜甫胸中原本就郁积着的无限沧桑之感。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诗人虽然是在追忆往昔与李龟年的接触,流露的却是对“开元全盛日”的深情怀念。这两句下语似乎很轻,含蕴的感情却深沉而凝重。“岐王宅里”、“崔九堂前”,仿佛信口道出,但在当事者心目中,这两个文艺名流经常雅集之处,是鼎盛的开元时期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的集中的地方,它们的名字就足以勾起诗人对“全盛日”的美好回忆。当年诗人出入其间,接触李龟年这样的艺术明星,是“寻常”而不难“几度”的,多年过后回想起来,简直是不可企及的梦境了。这里所蕴含的天上人间之隔的感慨,读者是要结合下两句才能品味出来的。两句诗在迭唱和咏叹中,流露了诗人对开元全盛日的无限眷恋,犹如要拉长回味的时间。
  梦一样的回忆,毕竟改变不了眼前的现实。“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风景秀丽的江南,在承平时代,原是诗人们所向往的作快意之游的所在。诗人真正置身其间,所面对的竟是满眼凋零的“落花时节”和皤然白首的流落艺人。“落花时节”,如同是即景书事,又如同是别有寓托,寄兴在有意无意之间。这四个字,暗喻了世运的衰颓、社会的动乱和诗人的衰病漂泊,但诗人丝毫没有在刻意设喻,这种写法显得特别浑成无迹。加上两句当中“正是”和“又”这两个虚词一转一跌,更在字里行间寓藏着无限感慨。江南好风景,恰恰成了乱离时世和沉沦身世的有力反衬。一位老歌唱家与一位老诗人在飘流颠沛中重逢了,落花流水的风光,点缀着两位形容憔悴的老人,成了时代沧桑的一幅典型画图。它无情地证实“开元全盛日”已经成为历史陈迹,一场翻天覆地的大动乱,使杜甫和李龟年这些经历过盛世的人,沦落到了不幸的地步。感慨是很深的,但诗人写到“落花时节又逢君”,却黯然而收,在无言中包孕着深沉的慨叹,痛定思痛的悲哀。这样“刚开头却又煞了尾”,连一句也不愿多说,显得蕴藉之极。清代沈德潜评此诗:“含意未申,有案未断。”诗人这种“未申”之意对于有着类似经历的当事者李龟年,是不难领会的;对于后世善于知人论世的读者,也不难把握。像《长生殿·弹词》中李龟年所唱的“当时天上清歌,今日沿街鼓板”,“唱不尽兴亡梦幻,弹不尽悲伤感叹,凄凉满眼对江山”等等,尽管反复唱叹,意思并不比杜诗更多,倒很像是剧作家从杜甫的诗中抽绎出来的一样。
  四句诗,从岐王宅里、崔九堂前的“闻”歌,到落花江南的重“逢”,“闻”、“逢”之间,联结着四十年的时代沧桑、人生巨变。尽管诗中没有一笔正面涉及时世身世,但透过诗人的追忆感喟,却表现出了给唐代社会物质财富和文化繁荣带来浩劫的那场大动乱的阴影,以及它给人们造成的巨大灾难和心灵创伤。可以说“世运之治乱,华年之盛衰,彼此之凄凉流落,俱在其中”(孙洙评)。正如同旧戏舞台上不用布景,观众通过演员的歌唱表演,可以想象出极广阔的空间背景和事件过程;又像小说里往往通过一个人的命运,反映一个时代一样。这首诗的成功创作表明:在具有高度艺术概括力和丰富生活体验的大诗人那里,绝句这样短小的体裁可以具有很大的容量,而在表现如此丰富的内容时,又能达到举重若轻、浑然无迹的艺术境界。
-------------------------------
江南逢李龟年历史评价
这首七言绝句脍炙人口,是杜甫晚年创作生涯中的绝唱,历代好评众多,如清代邵长蘅评价说:“子美七绝,此为压卷。”《唐宋诗醇》也说,这首诗“言情在笔墨之外,悄然数语,可抵白氏(白居易)一篇《琵琶行》矣。……此千秋绝调也。”清代黄生《杜诗说》评论说:“今昔盛衰之感,言外黯然欲绝。见风韵于行间,寓感慨于字里。即使龙标(王昌龄)、供奉(李白)操笔,亦无以过。乃知公于此体,非不能为正声,直不屑耳。有目公七言绝句为别调者,亦可持此解嘲矣。”
-------------------------------
江南逢李龟年创作背景
此诗大概作于公元770年(大历五年)杜甫在长沙的时候。安史之乱后,杜甫漂泊到江南一带,和流落的宫廷歌唱家李龟年重逢,回忆起在岐王和崔九的府第频繁相见和听歌的情景而感慨万千写下这首诗。
------------------------------
江南逢李龟年作者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
江南逢李龟年竖排显示

      落 正 崔 岐 江
      花 是 九 王 南
      时 江 堂 宅 逢
      节 南 前 里 李
      又 好 几 寻 龟
      逢 风 度 常 年
      君 景 闻 见  
      。 , 。 ,  

江南逢李龟年相关问题

一、江南逢李龟年的主旨是什么?
《江南逢李龟年》用美景反衬年迈风烛的凄凉,表达了诗人对唐王朝盛衰变化的苍凉之情以及诗人与李龟年彼此的飘零之感。

二、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中写过去之盛,为下文作铺垫的诗句是 ( ,)诗中写现在之衰,抒发无穷感概(,)
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中写过去之盛,为下文作铺垫的诗句是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诗中写现在之衰,抒发无穷感概(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三、《江南逢李龟年》中李龟年的职业是
乐师,按现在称呼就是“音乐家”。

四、《江南逢李龟年》中“落花时节”的三种理解
主要是“落花时节”的一语三关,落花既是自然景象,又指老杜和李龟年都到了迟暮的年纪,再就是指国家的衰败。

五、《江南逢李龟年》运用了什么表现手法
杜甫绝句中最有情韵、最富含蕴的一篇。只二十八字,却包含着丰富的时代生活内容。如果诗人当年围绕安史之乱的前前后后写一部回忆录,是不妨用它来题卷的。
李龟年是开元时期“特承顾遇”的著名歌唱家。杜甫初逢李龟年,是在“开口咏凤凰”的少年时期,正值所谓“开元全盛日”。当时王公贵族普遍爱好文艺,杜甫即因才华早著而受到岐王李范和秘书监崔涤的延接,得以在他们的府邸欣赏李龟年的歌唱。而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既是特定时代的产物,也往往是特定时代的标志和象征。在杜甫心目中,李龟年正是和鼎盛的开元时代、也和自己充满浪漫情调的青少年时期的生活,紧紧联结在一起的。几十年之后,他们又在江南重逢。这时,遭受了八年动乱的唐王朝业已从繁荣昌盛的顶峰跌落下来,陷入重重矛盾之中;杜甫辗转漂泊到潭州,“疏布缠枯骨,奔走苦不暖”,晚境极为凄凉;李龟年也流落江南,“每逢良辰胜景,为人歌数阕,座中闻之,莫不掩泣罢酒”( 《明皇杂录》 )。这种会见,自然很容易触发杜甫胸中本就郁积着的无限沧桑之感。“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诗人虽然是在追忆往昔与李龟年的接触,流露的却是对“开元全盛日”的深情怀念。这两句下语似乎很轻,含蕴的感情却深沉而凝重。“岐王宅里”、“崔九堂前”,仿佛信口道出,但在当事者心目中,这两个文艺名流经常雅集之处,无疑是鼎盛的开元时期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的渊薮,它们的名字就足以勾起对“全盛日”的美好回忆。当年出入其间,接触李龟年这样的艺术明星,是“寻常”而不难“几度”的,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不可企及的梦境了。这里所蕴含的天上人间之隔的感慨,是要结合下两句才能品味出来的。两句诗在迭唱和咏叹中,流露了对开元全盛日的无限眷恋,好像是要拉长回味的时间似的。
梦一样的回忆,毕竟改变不了眼前的现实。“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风景秀丽的江南,在承平时代,原是诗人们所向往的作快意之游的所在。如今自己真正置身其间,所面对的竟是满眼凋零的“落花时节”和皤然白首的流落艺人。“落花时节”,象是即景书事,又象是别有寓托,寄兴在有意无意之间。熟悉时代和杜甫身世的读者会从这四个字上头联想起世运的衰颓、社会的动乱和诗人的衰病漂泊,却又丝毫不觉得诗人在刻意设喻,这种写法显得特别浑成无迹。加上两句当中“正是”和“又”这两个虚词一转一跌,更在字里行间寓藏着无限感慨。江南好风景,恰恰成了乱离时世和沉沦身世的有力反衬。一位老歌唱家与一位老诗人在飘流颠沛中重逢了,落花流水的风光,点缀着两位形容憔悴的老人,成了时代沧桑的一幅典型画图。它无情地证实“开元全盛日”已经成为历史陈迹,一场翻天复地的大动乱,使杜甫和李龟年这些经历过盛世的人,沦落到了不幸的地步。感慨无疑是很深的,但诗人写到“落花时节又逢君”,却黯然而收,在无言中包孕着深沉的慨叹,痛定思痛的悲哀。这样“刚开头却又煞了尾”,连一句也不愿多说,真是显得蕴藉之极。沈德潜评此诗:“含意未申,有案未断”。这“未申”之意对于有着类似经历的当事者李龟年,自不难领会;对于后世善于知人论世的读者,也不难把握。象《长生殿·弹词》中李龟年所唱的:“当时天上清歌,今日沿街鼓板”,“唱不尽兴亡梦幻,弹不尽悲伤感叹,凄凉满眼对江山”等等,尽管反复唱叹,意思并不比杜诗更多,倒很象是剧作家从杜诗中抽绎出来似的。
四句诗,从岐王宅里、崔九堂前的“闻”歌,到落花江南的重“逢”,“闻”、“逢”之间,联结着四十年的时代沧桑、人生巨变。尽管诗中没有一笔正面涉及时世身世,但透过诗人的追忆感喟,读者却不难感受到给唐代社会物质财富和文化繁荣带来浩劫的那场大动乱的阻影,以及它给人们造成的巨大灾难和心灵创伤。确实可以说“世运之治乱,华年之盛衰,彼此之凄凉流落,俱在其中”(孙洙评)。正象旧戏舞台上不用布景,观众通过演员的歌唱表演,可以想象出极广阔的空间背景和事件过程;又象小说里往往通过一个人的命运,反映一个时代一样。这首诗的成功创作似乎可以告诉我们:在具有高度艺术概括力和丰富生活体验的大诗人那里,绝句这样短小的体裁究竟可以具有多大的容量,而在表现如此丰富的内容时,又能达到怎样一种举重若轻、浑然无迹的艺术境界。

六、江南逢李龟年 寻常 几度的含义
寻常 :就是经常见到的意思。
几度:几次听说李龟年的大名。
其实有人说这诗是造写,其实不然,虽说作者杜甫有见或者没有见过,这两个词只不过是为了突出龟年的早年名声而已!

七、江南逢李龟年和逢入京使都是写相逢,有什么异同
江南逢李龟年写的是流落在江南的暮年杜甫,在阔别四十多年以后与同样流落异乡的李龟年偶然相逢的事情。这时的唐王朝经历了动乱之后已从繁荣昌盛迅速跌落下来。面对苦难的现实、凄凉的晚境和曾经辉煌一时的旧交,杜甫百感交集,写下了这首七言绝句,抒发了动荡时代有着不平凡经历的故人重逢时的深痛感触,暗寓着对往昔的无限眷恋,对现实的深沉慨叹,以及对昔盛今衰、人情聚散的千般感触。
而逢入京使写的是岑参第一次远赴西域,他告别了在长安的妻子,跃马踏上漫漫西征之路的途中,迎面碰见一位返京述职老相识,两人立马而谈,互叙寒温,并请他捎封口信给家人报平安的事。此诗一方面表达了他对长安亲人无限眷念的深情,而一方面也表达一个从军出塞的男儿抛却私情,一心报效国家的豪迈胸襟。

八、分析杜甫 江南逢李龟年 诗中的"落花时节"含有哪些寓意
(1)具体的时令,在晚春与李龟年相逢。
(2)象征二人飘泊无依、由荣而衰的身世命运。
(3)象征着大唐在安史之乱后,由极盛而衰的社会真实,表达家国之痛。

九、江南逢李龟年在表现手法上有何特点
此诗被喻为杜甫集中的压卷之作。《江南逢李龟年》其主要内容为抒发诗人通过几十年在不同时间、地点见到歌手李龟年,来生出今昔巨变的无穷感慨。在短短四句诗中,既有国家的兴亡之感,也有个人的沉沦之叹,蕴含着无比丰富的时代特征在内。我们只要简要回顾杜甫自15岁时初逢李龟年到此次59岁(杜甫于此年逝世)再逢李龟年这40余年国家和杜甫个人所遭逢的不幸,便可深知此诗所包含的巨大容量。可以想象,当垂垂老矣的杜甫见到了当初开元盛世就认识了的李龟年,心中该有何等复杂的感觉,他有多少话要向这位老友倾诉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龟年实在是盛唐气象、太平盛世的象征性人物了。见到他,仿佛使诗人的思绪立即回到了那美好的年代、欢娱的时刻,而如今这一切全都荡然无存,仿佛一下子使他跌入冰窟,恍恍然如同隔世一般,其间的感慨自然是千言万语难以说尽的。然而,诗人的手法又是十分高妙的,他仅用二十八个字就将以上所述的极为丰富的诗料浓缩其中。“寻常见”、“几度闻”是写他当年和李龟年的初识,然而却往来频频友谊笃深了。“又逢君”三字,时空跨度特大。空间,一是在洛阳,一是在潭州。时间相隔已有40多年了。此时此地逢君,滋味自然是大不相同。“落花时节”又暗喻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早已如这落花流水东去也。所以,杜甫此诗以含蓄蕴藉见长,他所要说的意思,在字面上是找不到了。元人范德机对此特别欣赏,评此诗为“藏咏”,即将本意深藏于字句之中。《唐诗三百首》的编者蘅塘退士也称赞本诗曰:“世运之治乱,年华之盛衰,彼此之凄凉流落,俱在其中”,实在是很有见地的。全年让流年如水而逝,感叹家国,个人,景物都不堪变迁。将一切国势江河、昔盛今衰的命运都寓于落花时节之中,正可见出杜甫的沉郁顿挫的艺术风格。

十、江南逢李龟年 这首诗的喻意是什么?
此诗抚今思昔,世境之离乱,年华之盛衰,人情之聚散,彼此之凄凉流落,都浓缩在这短短的二十八字中。语言极平易,而含意极深远,包含着非常丰富的社会生活内容,凝结着四十多年的时代沧桑、人生巨变。那种昔盛今衰,构成了尖锐的对比,使人感到诗情的深沉与凝重。 对于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可以用吧

十一、江南逢李龟年 的诗意是什么
这首是杜甫写的诗,指的是他在岐王宅里常常听见他的好友也是唐代的音乐家李龟年;在崔九堂前也多次欣赏他的演出。在风景正秀丽的江南;落花时节,又遇见了李龟年。
这首诗是一首拥有政治意义的诗,先是讲了在国家兴旺时,多次听到李龟年的演出,在国家落败时,也是江南的落花时节,又沮丧的遇到了老友。表现了他的爱国精神,对国家衰败的无奈之情。

 

将《江南逢李龟年》翻译赏析分享到: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