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非花

信息来源:文言文翻译 标签:宋词三百首 人生 感悟

花非花
花非花作者:白居易
花非花朝代:唐代
花非花原文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花非花导航:译文 注音  赏析  鉴赏  作者简介
-------------------------------
花非花译文及注释
译文
似花又不是花,似雾又不是雾,半夜时到来,天明时离去。来时仿佛短暂而美好的春梦,离去时又像清晨的云彩无处寻觅。
注释
朝云:此借用楚襄王梦巫山神女之典故。宋玉《高唐赋》序: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蛆,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对照翻译
花非花,雾非雾。
似花又不是花,似雾又不是雾,
夜半来,天明去。
半夜时到来,天明时离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来时仿佛短暂而美好的春梦,离去时又像清晨的云彩无处寻觅。
-------------------------------
花非花注音
huā fēi huā
花 非 花 
huā fēi huā ,wù fēi wù 。yè bàn lái ,tiān míng qù 。lái rú chūn
花 非 花 ,雾 非 雾 。夜 半 来 , 天  明 去 。来 如 春 
mèng bù duō shí ,qù sì zhāo yún wú mì chù 。
梦 不 多 时 ,去 似 朝 云 无 觅 处 。
-------------------------------
花非花赏析
  白居易诗不仅以语言浅近著称,其意境亦多显露。这首“花非花”却颇有些“朦胧”味儿,在白诗中确乎是一个特例。
  诗取前三字为题,近乎"无题"。首二句应读作“花——非花,雾——非雾”,先就给人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非花”、“非雾”均系否定,却包含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雾。因此可以说,这是两个灵巧的比喻。苏东坡似从这里获得一丝灵感,写出了“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水龙吟》)的名句。苏词所咏为杨花柳絮,而白诗所咏何物未尝显言。但是,从“夜半来,天明去”的叙写,可知这里取喻于花与雾,在于比方所咏之物的短暂易逝,难持长久。
  单看“夜半来,天明去”,颇使读者疑心是在说梦。但从下句“来如春梦”四字,可见又不然了。“梦”原来也是一比。这里“来”、“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启下作用,由此生发出两个新鲜比喻。“夜半来”者春梦也,春梦虽美却短暂,于是引出一问:“来如春梦几多时?”“天明”见者朝霞也,云霞虽美却易幻灭,于是引出一叹:“去似朝云无觅处”。
  诗由一连串比喻构成,这叫博喻。它们环环紧扣,如云行水流,自然成文。反复以鲜明的形象突出一个未曾说明的喻意。诗词中善用博喻者不乏其例,如《古诗十九首》(明月皎夜光)之“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贺铸《青玉案》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但这些博喻都不过是诗词中一个组成部分,象此诗通篇用博喻构成则甚罕见。再者,前一例用南箕、北斗、牵牛等星象作比,喻在“嘘名复何益”;后一例用烟草、风絮、梅雨等景象作比,喻在“借问闲悉都几许”,其喻本(被喻之物)都是明确的。而此诗只见喻体(用作比喻之物)而不知喻本,就象一个耐人寻思的谜。从而诗的意境也就蒙上一层"朦胧"的色彩了。
  虽说如此,但此诗诗意却并不完全隐晦到不可捉摸。它被作者编在集中"感伤"之部,同部还有情调接近的作品。一是《真娘墓》,诗中写道:“霜摧桃李风折莲,真娘死时犹少年。脂肤荑手不坚固,世间尤物难留连。难留连,易销歇,塞北花,江南雪。”另一是《简简吟》,诗中写到:“二月繁霜杀桃花,明年欲嫁今年死”,“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二诗均为悼亡之作,它们末句的比喻,尤其是那“易销歇”的“塞北花”和“易散”的“彩云”,与此诗末二句的比喻几乎一模一样,连音情都逼肖的,它们都同样表现出一种对于生活中存在过、而又消逝了的美好的人与物的追念、惋惜之情。而《花非花》一诗在集中紧编在《简简吟》之后,更告诉读者关于此诗归趣的一个消息。此诗大约与《简简吟》同时为同一目的所作吧。
  此诗运用三字句与七字句轮换的形式(这是当时民间歌谣三三七句式的活用),兼有节律整饬与错综之美,极似后来的小令。所以后人竟采此诗句法为词调,而以“花非花”为调名。词对五七言诗在内容上的一大转关,就在于更倾向于人的内在心境的表现。在这点上,此诗也与词相近。这种“诗似小词”的现象,出现在唐代较早从事词体创作的诗人白居易笔下,原是很自然的。
-------------------------------
花非花简析
  白居易既然号香山居士,所谓居士,是在家修菩提果,行菩萨道之人,古此词又不得不从白居易的身份考虑。
  花非花:其实说的是自然界的真实状况,是对作者修行证悟的最好说明。也就是说花的长成,并不是因为人们给他们命名为花而长成。就像你的名字,并不可代表你这个人。而是人为的一种称呼。而这种行为在修道之中,被称为污染了人心。
  雾非雾:同上。前一个雾如果指的是“雾”这个自然现象,那么显然不是“雾”这个大家所认为的汉字。
  来如春梦几多时:所以下面这句正好点名了作者的心思。对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的感慨。更是作者在体悟到人生,明白了花非花,雾非雾这个道理之后,对自己的“之前”,以及对仍未明白的人的一种感慨。
  去似朝云无觅处:同上。人来人往,人生苦短,命运多舛。你的今天是手足俱全的人,死了之后,就是一堆骨灰。这就是作者体悟到的世事无常。一切色相皆是空的感悟啊。一颗真心,谁能解?来如春梦兮去似朝云。
-------------------------------
花非花作者白居易(772~846),字乐天,晚年又号称香山居士,河南郑州新郑人,是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诗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平易通俗,有“诗魔”和“诗王”之称。官至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有《白氏长庆集》传世,代表诗作有《长恨歌》、《卖炭翁》、《琵琶行》等。白居易祖籍山西、陕西、出生于河南郑州新郑,葬于洛阳。白居易故居纪念馆坐落于洛阳市郊。白园(白居易墓)坐落在洛阳城南香山的琵琶峰。
-------------------------------
花非花竖排显示

        去 天 花 花
        似 明 非 非
        朝 去 花 花
        云 。 ,  
        无 来 雾 白
        觅 如 非 居
        处 春 雾 易
        。 梦 。  
          不 夜  
          多 半  
          时 来  
          , ,  

花非花相关问题

一、白居易《花非花》描写的究竟是什么?
  这首诗通篇都是隐语,主题当是咏官妓。当时各级官府都有一定数目的娟妓,供那些腐朽的官僚们驱使。首句“花非花”是说官妓的容颜如花,但又并非真花。次句“雾非雾”中“雾”字是双关。借“雾”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应女宿,但又并非云雾之雾。 “夜半来,天明去”既是咏星,也是说人。语意双关,而主要是说人。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们与官僚之间互为依存,但关系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来明去为限,可谓会短别长。故末二句发出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卜的感叹。上句言会短,下旬言别长。其中“梦”、“朝云”的描写是借用宋玉《高唐赋》、《神女赋》中关于楚王与巫山神女梦中相会的典故,以喻男女之幽会。

二、白居易写花非花的谜底是什么?
文雅点的就是霜花,低俗点的就是妓女,不过这个正是白所要表达的,只不过因为是大诗人,连妓女都显得这么文雅。

三、白居易"花非花"词解?
《花非花》 白居易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唐代诗人白居易,字乐天,号香山居士。祖籍太原,太宗大历七年(公元772年)正月出生于新郑(今属河南)城西的东郭宅村。武宗会昌六年(公元846年) 八月卒于洛阳,享年75岁。 白居易曾历任杭、苏二州刺史,晚年官至太子少傅,世称白傅、白文公。著有《白氏长庆集》七十一卷。 不查不知道。呵呵,自白文公成诗1200多年来,竟没有人知道他这首词在写什么东西!!!只怨白文公诗词写的太"含蓄",太“朦胧”。也因为此词谜描写的意境不多见,再则因文公触景生情,将这首词归入“感伤”部,以至后人不知所云。有人将其与《真娘墓》:“真娘墓,虎丘道。不识真娘镜中面,唯见真娘墓头草。霜摧桃李风折莲,真娘死时犹少年。脂肤荑手不坚固,世间尤物难留连。难留连,易销歇,塞北花,江南雪” 做同一意的解析为悼亡之作,大错特错!!!《真娘墓》只是提供了诗人为何将《花非花》列入“感伤”部的线索。 其实《花非花》这首词谜写的是“霜花”,正式名称叫“雾淞”。此字出于南朝宋吕忱所编的《字林》里:“寒气结冰如珠见日光乃消,齐鲁谓之雾凇。”
"雾凇"是自然现象,其形成必须有两个条件:一是大雾,二是气温骤降。一般出现在冬末春初时节,大地回暖雾气升腾,但天气依然寒冷。夜半大雾起,清晨气温骤降。雾气遇冷会形成细小的晶状体,可达寸许,附着在树木、石块等物体表面上形成雾凇。大有“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景,美丽异常。这种自然奇景在中国的北方,西北,以及西南的山区的高海拔地区都可见到。白居易久居河南,到过塞北,肯定见到过"雾凇"。 可惜了,如此妖艳美丽的奇景,只能维持几个小时,太阳一出,雾去花消,有如佳人命短,着实让诗人伤感不已。在诗人眼里“脂肤荑手不坚固,世间尤物难留连。难留连,易销歇,塞北花,江南雪”。佳人命短,塞北花凋,江南雪化,都是令人伤心的事,更何况只有几个时辰生命的霜花!!! 本人有幸见过多次自然天成的“雾淞”。日出前,雾浓浓,满树“梨花”绽放;日出后,雾渐消,玉树临风晶莹透剔,整一个美人出浴图。然后,这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四、白居易《花非花》表达怎样的情怀?
首先,雾里看花的优美意境。诗歌中的花,雾,云都是具体鲜明的意象,但是“花非花”,“雾非雾”,“去似朝云”,这又是写些什么呢?诗人在创作的过程之中,巧妙的运用了含蓄与含混。所谓的含蓄,是文本的话语蕴藉的典范形态之一,指在有限的话语中蕴涵或者蕴蓄仿佛无限的意味,使读者在有限之中体味无限。“含蓄者意不浅露,语不无穷,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清——沈祥农)在这手诗歌之中,花,雾,云这些本一般能够是清晰而优美的意境,但是“花非花”,“雾非雾”,“来如春梦”,“去似朝云”,这种像花一样美,像雾一样轻盈,像朝云一样飘忽,美如烟,可望而不可及,也宛如春梦,来去匆匆。朦胧而有含蓄,含蓄之中又生出一种飘忽的意境,进而产生对爱情,对理想追求,对人生的不同的思考,耐人寻味。那些眷眷的依恋和萋萋的韵味,就是文字来达到心灵的共鸣。在诗歌的最后,却抓不住一点的痕迹,连影子也就散失掉,只落得一地的空谓。深深的惋惜之情,怎么能让人不回味呢?
其次,便是夹杂于虚幻和现实之间的距离美。距离所产生的美,那是一种凄美。“夜半来”,“天明去”,如此短暂的邂逅,一种情思,一位情人,一种寄托,一种追求和抱负,瞬间的产生而有瞬间的幻灭。这些看似爱情而深入分析为理想与人生的多种不确定的意义而言,读着边让人难以琢磨,回味再三。这是含混所带来的话语系统丰富的意义生成的潜能。最后两句“来如春梦不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则是这些似花非花,似雾非雾,雾里看花,来如春梦,去似朝云等意象的综合。一副朦胧的意境美,映射着淡淡的哀愁,让 人回味无穷。这是话语蕴藉所带来的文学魅力。
整首诗歌,从含蓄的小中见大,含混的一中生多,都有着共同解释诗歌的话语系统具有丰富的意义生成可能性也就是话语蕴藉的特性。无论是从诗人的文学创造活动的过程还是诗歌之中所蕴涵着丰富的意象,优美的意境,还是凄美的音调,诗歌都能带给人思考,达成共鸣。我想,这就是文学经久不衰的魅力所在。久久的回味白居易的《花非花》,或许,会有更多的深刻的体会。

五、白居易的《花非花》的写作背景
白居易有一首最折腾人的美诗,老妪不能解,很多人更是难知其中味。这就是白居易别具一格的朦胧诗《花非花》。诗中写道:“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很多人读罢这首诗,感到意境如梦,余味无穷,有人甚至冠以中国古代文学第一朦胧的美誉。但这首诗究竟在写什么,很多人难解难分,这就引发了后人无限的猜测。
比较公认的观点,说这首诗描写的是与官妓的生活体验,因为像白居易这类的文人和官员,喝酒狎妓是当时司空见惯的事,而诗中所描写的情形,给人的直接感觉就是在写与小姐的一夜交往。更有大胆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这是白居易晚年的作品,白晚年信佛,这首诗其实是写“意境朦胧,心净无我”的一种境界。还有人认为,这是白居易用抽象的笔法在回味一次美丽的邂逅,但与谁相会又无法说清。更有可笑者,说白老先生喜欢吃混沌,诗中的花,其实就是混沌,这当然是信口开河的无稽之谈。
有专家指出,《花非花》编在《白氏长庆集》卷十二《真娘墓》、《长恨歌》、《琵琶行》、《简简吟》之后,归入感伤类,可见其主题基调是感伤。其中的《真娘墓》、《简简吟》二诗,均为悼亡之作,抒发的都是往事虽美,却如梦如云、不复可得之叹。依次类推,白居易写这首《花非花》也一定是为某个人而感伤,这个人一定在白居易心目中有位置,情感上有深交,应该是他想得到而没有得到的一个人。如果把视野紧紧局限于青楼之上,把《花非花》的主角确定为一夜之女,这未免太小看了白居易的似海情感。
这让人想起了白居易一生最对不起的人--他抛弃的初恋情人湘灵。在白居易写给湘灵的诸多诗作,特别是婚后所写的怀念诗中,其笔法和口味几乎是一样的,很多诗去掉题目,让人读起来也很朦胧,也很感伤,老妪也不能解。比如在《寄远》一诗中他写道:“欲忘忘未得,欲去去无由。两腋不生翅,二毛空满头。坐看新落叶,行上最高楼。暝色无边际,茫茫尽眼愁”。如果不知道这首诗的写作背景,这不同样是一首朦胧诗吗?可见,白居易一般不写朦胧诗,如果写了朦胧诗,应该是写给初恋的情人。因为只有写得朦胧些,才能让别人无法洞察他内心深处的创伤,从而隐去心碎的无言之疼。
白居易和湘灵的恋情,是他刻骨铭心的一段痛苦经历和美好回忆。因为婚姻制度和门弟之别,青梅竹马的两个人最终分手,而这段恋情却成了白居易内心挥之不去一丝情愁。即使在结婚之后,白居易还旧情难却,念念不忘,为湘灵写了不少这样的感伤诗,比如《生离别》、《潜离别》等。那么,白居易为什么要写难忘的良宵?他和湘灵的关系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呢?
这可以从白居易写湘灵的两首诗中,隐约看出其中的端倪。他在《寒闺夜》中写道:“夜半衾裯冷,孤眠懒未能。笼香销尽火,巾泪滴成冰。为惜影相伴,通宵不灭灯”。另一首《冬至夜怀湘灵》也抒发了同样的思念之苦:“艳质无由见,寒衾不可亲。何堪最长夜,俱作独眠人”。这两首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写的晚上,衾都是寒冷的,长夜之中都是孤独。那么,分手后的夜半之时,白居易究竟在留恋什么样的良宵?不言而喻,一定是那个衾是热的、人是双的、两人都不是独眠人的美好夜晚。由此可以推断,白居易和湘灵两人当时已经背着外人,偷偷非法同居了。如果再回过头读《花非花》,所描写的不正是两人幽会时的场景吗?
《花非花》是白居易晚年的作品,这首诗作于何时?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顾问、中国李白研究会顾问、河南大学兼职教授朱金城在《白居易集笺校》中断定这首诗作于长庆三年(823)以前。然而,从朱金城的《白居易年谱》中似乎又看不到这一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让诗人如此朦胧地写这首诗,他的这个结果从何而得,没法知道专家的心思。但本人自信,这首诗作于长庆四年(824)后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这一年,白居易五十三岁。他在杭州刺史任满回洛京途中,过常州,经宿州。宿州就是当时的苻离,是白居易认识湘灵的地方,专门绕道,故地重游,别有一番心事在心头。他到宿州甬桥有感写《甬桥旧业》诗:“别业甬城北,抛来二十春。改移新径路,变换旧村邻”。白居易这么关注他的邻居,其实因为湘灵原来就是他的邻家女,这次故地重游,看望其他邻居都是晃子,想知道老情人的下落才是白居易的真实用心。然而,邻居已换作他人,心上的人已不知去向,这怎能不让白居易感伤呢?
“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姮娥旱地莲”,这是邻家女孩给白居易的第一印象。这次绕道故地,情人已人去屋空,白居易怎么不想起湘灵如花似玉的美丽容颜?怎么不想起死去活来的相爱岁月?怎么不想起朝来暮去的美好良宵?这样的变故,让白居易的情绪不能平静,也无法平静,那棵即将老去的心,又猛然跳动起来,那股即将泯灭的激情,又重新燃烧起来。他似乎又看到了梦中情人的影子,情感的闸门一下子又打开了。
蓦然回首,岁月如烟,一切如在眼前。梦中情人如花似雾,若即若离,若隐若现,春梦几多,良宵几度,如今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不能不勾起诗人最后的感伤:“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这是对往昔良宵的思念,也是对旧时情人的呼唤。
我认为,《花非花》应该是白居易离开苻离回洛阳的途中,屈身驿站的油灯之下,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在悲伤的抽泣中,伏案疾书,一挥而就,献给梦中情人的最后绝唱,因为从此以后他旧梦不提,旧情收却,再也不写那一场风花雪夜的往事了。从这个角度来解诗,《花非花》和白居易的其他诗一样,一点也不朦胧,他所抒发的情感,一点也不虚无,《花非花》的主角是湘灵,不是官妓,不是佛,更不是混沌。
 

将《花非花》翻译赏析分享到: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