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树郭橐驼传

种树郭橐驼传
种树郭橐驼传作者:柳宗元
种树郭橐驼传朝代:唐代
种树郭橐驼传原文
  郭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
  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
  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
  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问者曰:“嘻,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
-------------------------------
种树郭橐驼传译文及注释
译文
  郭橐驼,不知道他起初叫什么名字。他患了脊背弯曲的病,脊背突起而弯腰行走,就像骆驼一样,所以乡里人称呼他叫“橐驼”。橐驼听说后,说:“这个名字很好啊,这样称呼我确实恰当。”于是他舍弃了他原来的名字,也自称起“橐驼”来。
  他的家乡叫丰乐乡,在长安城西边。郭橐驼以种树为职业,凡是长安城里为种植花木以供观赏的富豪人家和做水果买卖的人,都争着把他接到家里奉养。观察橐驼种的树,即使是移植来的,也没有不成活的;而且长得高大茂盛,结果实早而且多。其他种树的人即使暗中观察,羡慕效仿,也没有谁能比得上。
  有人问他种树种得好的原因,他回答说:“橐驼我不是能够使树木活得长久而且长得很快,只不过能够顺应树木的天性,来实现其自身的习性罢了。但凡种树的方法,它的树根要舒展,它的培土要平匀,它根下的土要用原来培育树苗的土,它捣土要结实。这样做了以后,就不要再动,不要再忧虑它,离开它不再回头看它。栽种时要像对待孩子一样细心,栽好后置于一旁要像抛弃了它们一样,那么树木的天性就得以保全,它的习性就得以实现。所以我只不过不妨碍它的生长罢了,并不是有能使它长得高大茂盛的办法;只不过不抑制、减少它的结果罢了,也并不是有能使它果实结得早又多的办法。别的种树人却不是这样,树根卷曲又换了生土;他培土的时候,不是过紧就是太松。如果有能够和这种做法相反的人,就又关爱得太深,担忧得过多,在早晨去看了,在晚上又去摸摸,已经离开了,又回头去看看。更严重的,甚至抓破它的树皮来检验它是死是活着,摇动它的树根来仔细看土是松是紧,这样树木的天性就一天天远去了。虽然说是喜爱它,这实际上是害了它,虽说是担心它,这实际上是仇恨它。所以他们都比不上我。我又能做什么呢?”
  问的人说:“把你种树的方法,转用到做官治民上,可行吗?”橐驼说:“我只知道种树罢了,做官治民,不是我的职业。但是我住在乡里,看见那些官吏喜欢不断地发号施令,好像是很怜爱(百姓)啊,但百姓最终反因此受到祸害。官吏们一天到晚跑来大喊:‘官府让我们命令:催促你们耕地,勉励你们种植,督促你们收获,早些煮茧抽丝,早些织你们的布,养育你们的小孩,喂大你们的鸡和猪。’一会儿打鼓招聚大家,一会儿鼓梆召集大家,我们这些小百姓停止吃早、晚饭去慰劳那些官吏尚且不得空暇,又怎能使我们生产增多并且使我们民心安定呢?所以我们既困苦又疲乏,像这样(治民反而扰民),它与我这个行业当中一些种树人(其实喜欢树,却是害树)的行为大概也有相似的地方吧?”
  问的人说:“不也是很好吗!我问种树的方法,得到了治民的方法。”我记录这件事把它作为官吏们的警戒。
注释
重点词语
1.长
(1)长,读cháng,与“短”相对,如《隆中对》:“身长八尺。”引申为“长久地”,如《秋水》:“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又引申为“经常地”,如杜甫《蜀相》:“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长,还有“擅长”的意思,如《冯婉贞》:“西人长火器而短技击。”
(2)长,读zhǎng,生长,如本文“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引申为“长大”,如《东方朔》:“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再引申为“年纪大”,与“幼”相对,如《木兰诗》:“木兰无长兄。”再引申为“首领”,如《冯婉贞》:“以三保勇而多艺,推为长。”长,又是官名,古代大县长官叫“令”,小县长官叫“长”。本文的“长人者”的“长”。是名词用为动词。长人者,是“当官治民的人”的意思。
(3)长,还有“多余的”意思,成语“身无长物”“别无长物”,形容穷困或俭朴。这个“长”,旧读zhàng,今读cháng。
2.若
(1)若,作动词用,有“像、似”的意思,如本文:“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又如《师说》:“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引申为“及,赶得上”,常用于否定句,如本文:“故不我若也。”不我若,就是不及我,赶不上我。
(2)若,作代词用,是“你、你的”的意思。如《陈涉世家》:“若为佣耕,何富贵也?”又如《捕蛇者说》:“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
(3)若,作连词用,是“如果”的意思,如本文:“若不过焉则不及。”
3.传
(1)传,作名词用,本义是驿站或驿车,读zhuàn。如《后汉书·陈忠传》:“发人修道,缮理亭传。”又如《左传·成公五年》:“梁山崩,晋侯以传召伯宗。”引申为“宾馆”,如《廉颇蔺相如列传》:“舍相如广成传舍。”传,也指“古书”,如《孟子·梁惠王下》:“于传有之。”引申为“解释经文的著作”,如《师说》:“六艺经传皆通习之。”再引申为一种文体,即“列传、传记”,如本文的题目《种树郭橐驼传》。动词,作传 本文:“传其事以为官戒。”
(2)传,作动词用,读chuán,作“传递”讲,如《廉颇蔺相如列传》:“得璧,传之美人,以戏弄臣。”引申为“传授”,如《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再引申为“流传、传布”,如《师说》:“师道之不传也久矣。”
得名由来
简介郭橐驼的形象特征及名号来历。(得名由来)
1、郭橐(tuó)驼,不知始何名。
橐驼:骆驼。
始:最初、原来。
2、病瘘,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乡人因形取号,嘲讽残疾不该。〗
病:患病
病瘘:患有伛偻病。
瘘(音同“驴”):脊背弯曲,即伛偻(yǔ lǚ)病。
隆然:脊背高起的样子。然,……的样子
伏行:俯下身体走路。
有类:有些像。类:似。
者:的样子,代词。
故:所以。
号之:称呼他。号,称呼。之,代郭橐驼。
3、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自己敢于接受,表现豁达自信〗
闻:听说。
之:代词,指起外号事。
甚:很,副词。
名我固当:这样称呼我确实恰当。
名:名词作动词,称呼。
固:确实。
当:恰当。
因:于是,就,副词。
舍:舍弃。
其名:他原来的名字。
谓:称为。
云:句末语气词,此处可译“了”。
种树专长
介绍郭橐驼高超的种树技艺。(种树专长)
1、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介绍住址〗
长安:今西安市,唐王朝首都
2、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介绍职业,“豪富人”及“卖果者”争相雇请,侧面描写种树技术高超。〗
业:名词作动词的意动用法,以……为职业。
凡:凡是。
为:从事,经营。
为观游及卖果者:经营园林游览和卖水果的人。
争迎取养:“争相迎取(驼于家)而养之。”争着把他接到家里奉养(《古文观止》注)意谓争相雇请他。
3、视驼所种树,或移徙(xǐ),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正面描写种树技术高超〗
或:表假设,假如。
移徙:移植。
徙:迁移。
且:并且。
硕茂:高大茂盛。
早实:早结果实。实,果实,名词作动词,结果。
以:通“而”,表递进。
蕃:多。
早实以蕃:名词作动词,结果早而且多。
4、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再作比较,反衬技艺高超〗
他植者:其他种树的人。
虽:即使。
窥伺效慕:暗中观察,羡慕摹仿。
莫:没有谁,代词。
如:赶得上,动词。
种树之道
写郭橐驼介绍种树的经验并说明别人不如他的原因。(种树之道)
1、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zī)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介绍种树经验。“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既总括了种树的经验,又暗示了全文的主旨〗
有问之:有人问他(种树的经验)。
对:回答。
橐驼:古人最郑重最恭敬的自称法,是自称其名,可译“我”。
能:能够。
木:树。
寿且孳:活得长久而且繁殖茂盛。寿:名词作动词,长寿。孳:繁殖,滋生。
天: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
以:来。
致其性:使它按照自己的本性成长。
致,尽。
焉尔:罢了,句末语气词连用。
2、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介绍种树要领〗
凡:凡是,表示概括,副词。
植木之性:种植树木的方法。
性,方法。
本:树根。
欲:要。
舒:舒展。
培:培土。
故:旧,指用原有的土。
筑:作动词,捣土。
密:结实。
3、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shì)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介绍管理树木的经验。以上申述“顺木之天以致其性”〗
既然:这样之后。
既:已经。
然:这样。
已:通“矣”,了。
勿动:不要再动它。
勿虑:不要再担心它。
去:离开。
顾:回头看,这里指看。
其:如果,连词。
莳:种植。
也:表停顿。
若子:像对待子女一样。
置:放下,这里指放在一边不管。
若弃:像丢弃了它们。
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那么树木的生长规律可以保全而它的本性不会丧失了。全:保全。得:能够。
则:那么,连词。
者:助词,无义
4、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介以上申述“非能使木寿且孳也”〗
不害其长:不妨碍它的生长。害,妨碍。
而已:罢了,句末语气词连用。
硕茂:使动用法,使...硕大茂盛。
不抑耗其实:不抑制、损耗它的果实(的成熟过程)。
早而蕃:使动用法,使……(结实)早而且多。
5、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
则:就,连词。不然:不是这样。
根拳:树根拳曲
土易:更换新土。
若不过焉则不及:如果不是过多就是不够。若……则……,如果……那么(就),连接假设复句的固定结构。
焉:句中语气词,无实际意义。
6、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
苟:如果,连词。
反是者:与此相反的人。
爱之太恩:爱它太情深。恩,有情义,这里可指用心。
忧之太勤:担心它太过分。
7、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
甚者:更严重的。
爪其肤:用指甲划破树的皮。爪,掐,用指甲划,作动词用。肤,树皮。
以:来,连词。
验:检验。
生枯:活着还是枯死。
疏密:指土的松与紧。
日以离:一天天地失去。以,连词,连接状语和动词,不译;日,名词作状语,一天天。
8、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说明“他植者”“莫能如”的原因〗
其实:那实际上。
不我若:“不若我”的倒装,不如我,不及我。
否定句中代词作宾语时一般要置于动词前。
若,及,赶得上,动词
吾又何能为哉:“我又能为何哉”的倒装,我又能做什么呢?
治民之道
写郭橐驼把“长人者”与“他植者”进行类比,指出地方官吏好像是“爱”民,其实在害民。(治民之道)
1、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转入正意
道:指种树的经验。
官理:为官治民。
理,治理,唐人避高宗李治名讳,改“治”为“理”。
之:前“之”,助词,的;后“之”,代词,指种树之“道”。
2、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zhǎng)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若甚怜焉,而卒以祸”即“虽曰爱之,其实害之”。○先表示谦虚。 ○再进行类比:以“他植者”类比“长人者”。
而已:罢了。
理:治理百姓。
业:职业。
长人者:为人之长者,指当官治民的地方官。大县的长官称“令”,小县的长官称“长”。
烦其令:不断地发号施令。
烦:不断地。
若甚怜:好像很爱(百姓)。
焉:代词,同“之”。
而:但,连词。
卒以祸:终于因此使百姓受到祸害。卒,最终、终于。
3、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xù)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
官命:官府的命令。
促尔耕:催促你们耕田。
尔:你们。
勖:勉励。
植:栽种。
督:督促。
获:收割。
早缫(sāo)而绪,早织而缕:缫,煮茧抽丝。而,通“尔”,你们。绪:丝头。
早缫而绪:早点缫好你们的丝。
早织而缕:早点纺好你们的线。缕,线。○为女织“烦其令”。
字而幼孩,遂而鸡豚(tún):字,养育。遂而鸡豚:喂养好你们的鸡和猪。遂,成,这里指喂大。豚,小猪。
4、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sūn)饔(yōng)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
聚之:召集百姓。
木:梆子。
吾小人:我们小百姓。
辍飧饔:不吃饭。辍,停止。饔,早饭。飧,晚饭。
以:来,连词。
劳吏者:慰劳官吏。
且:尚且。
暇:空暇。
何以:以何,靠什么。
蕃吾生:使我们的生产增加。
安吾性:使我们的生活安定。性,生命。
病:困苦。
怠:疲倦。
5、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若是:像这样。
与吾业者:同我从事的职业。业,职业。
其:大概,语气词。
类:相似。
写作目的
最后说明写作本文的目的。(写作目的)
问者曰:“嘻,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养人”也要“顺天致性”,才能“蕃其生而安其性”。
嘻:叹词,表示高兴。
不亦善夫:不也很好吗?夫,句末语气词。
养人术:治民的办法。唐人避唐太宗李世民名讳,改“民”为“人”。
传:作传,即指此文。
以为:以(之)为,把它作为。
戒:鉴戒。
对照翻译
 
  郭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
  郭橐驼,不知道他起初叫什么名字。他患了脊背弯曲的病,脊背突起而弯腰行走,就像骆驼一样,所以乡里人称呼他叫“橐驼”。橐驼听说后,说:“这个名字很好啊,这样称呼我确实恰当。”于是他舍弃了他原来的名字,也自称起“橐驼”来。
  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
  他的家乡叫丰乐乡,在长安城西边。郭橐驼以种树为职业,凡是长安城里为种植花木以供观赏的富豪人家和做水果买卖的人,都争着把他接到家里奉养。观察橐驼种的树,即使是移植来的,也没有不成活的;而且长得高大茂盛,结果实早而且多。其他种树的人即使暗中观察,羡慕效仿,也没有谁能比得上。
  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
  有人问他种树种得好的原因,他回答说:“橐驼我不是能够使树木活得长久而且长得很快,只不过能够顺应树木的天性,来实现其自身的习性罢了。但凡种树的方法,它的树根要舒展,它的培土要平匀,它根下的土要用原来培育树苗的土,它捣土要结实。这样做了以后,就不要再动,不要再忧虑它,离开它不再回头看它。栽种时要像对待孩子一样细心,栽好后置于一旁要像抛弃了它们一样,那么树木的天性就得以保全,它的习性就得以实现。所以我只不过不妨碍它的生长罢了,并不是有能使它长得高大茂盛的办法;只不过不抑制、减少它的结果罢了,也并不是有能使它果实结得早又多的办法。别的种树人却不是这样,树根卷曲又换了生土;他培土的时候,不是过紧就是太松。如果有能够和这种做法相反的人,就又关爱得太深,担忧得过多,在早晨去看了,在晚上又去摸摸,已经离开了,又回头去看看。更严重的,甚至抓破它的树皮来检验它是死是活着,摇动它的树根来仔细看土是松是紧,这样树木的天性就一天天远去了。虽然说是喜爱它,这实际上是害了它,虽说是担心它,这实际上是仇恨它。所以他们都比不上我。我又能做什么呢?”
  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问的人说:“把你种树的方法,转用到做官治民上,可行吗?”橐驼说:“我只知道种树罢了,做官治民,不是我的职业。但是我住在乡里,看见那些官吏喜欢不断地发号施令,好像是很怜爱(百姓)啊,但百姓最终反因此受到祸害。官吏们一天到晚跑来大喊:‘官府让我们命令:催促你们耕地,勉励你们种植,督促你们收获,早些煮茧抽丝,早些织你们的布,养育你们的小孩,喂大你们的鸡和猪。’一会儿打鼓招聚大家,一会儿鼓梆召集大家,我们这些小百姓停止吃早、晚饭去慰劳那些官吏尚且不得空暇,又怎能使我们生产增多并且使我们民心安定呢?所以我们既困苦又疲乏,像这样(治民反而扰民),它与我这个行业当中一些种树人(其实喜欢树,却是害树)的行为大概也有相似的地方吧?”
  问者曰:“嘻,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
  问的人说:“不也是很好吗!我问种树的方法,得到了治民的方法。”我记录这件事把它作为官吏们的警戒。
-------------------------------
种树郭橐驼传文言现象
词类活用
通假字
1.早缫而绪(“而”通“尔”,你们)
3.既然已(已通“矣”,了)
句式
1.判断句
以“……也”表示判断。
例:官理,非吾业也(非……也,表否定的判断句)
2.倒装句
郭橐驼,不知始何名
3.省略句
传其事以(之)为官戒也
而卒以(之)祸
苟有能反(于)是者
然吾居(于)乡
移之(于)官理,可乎
4.宾语前置
故不我若也
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
吾又何能为哉
5.定语后置
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
名词作动词
1.病瘘,隆然伏行。病,患…病
2.早实以蕃。实,结果实
3.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爪,作动词用,手抓,掐
4.而卒以祸。祸,受到祸害。
5..其莳也若子。子,对待子女
6.名我固当。名:称呼
7.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寿:活得长久
8.不知始何名。名:叫……名字
9.传其事以为官戒。传:记录,记载
10.移之官理可乎?官:做官
名词作状语
(1)旦视而暮抚。旦,在早上;暮,在晚上
(2)而木之性日以离矣。日,一天天
(3)旦暮吏来而呼曰。旦暮,从早到晚
形容词作动词
1.非有能硕茂之也(硕茂:使动、形作动)
使动用法
(1)以致其性焉尔。致,使……达到
(2)非有能硕茂之也。硕茂,使……硕大茂盛
(3)非有能早而蕃之也。早,使……结得早;蕃,使……多
(4)鸣鼓而聚之。鸣,使……发出响声;敲响。聚,使……聚集。
(5)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蕃,使……繁荣。安,使……安乐。
(6)见长人者好烦其令。烦,使……繁琐。
(7)遂而鸡豚。遂,使……长成,喂大。
意动用法
驼业种树。业,以……为职业
为动用法
传其事以为官戒。传为……作传
其培之也培为……培土
忧之太勤(虽曰忧之)忧:为……担忧
动词作名词
或移徙移徙,移栽的树
一词多义
1.病
病偻。(得…病)
故病且怠。(困苦)
2.害
不害其长。(妨碍)
其实害之。(伤害)
3.虽
虽窥伺效慕。(即使)
虽曰爱之。(虽然)
4.故
其土欲故。(旧,指原来培育树苗的土)
故不我若也。(所以)
5.实
早实以蕃。(结果实,名作动)
不抑耗其实而已。(果实)
其实害之。(实际上)
6.若
其置也若弃。(像)
若不过焉则不及。(如果)
故不我若也。(如,及,比得上)
7.而
鸣鼓而聚之。(表承接,一说表目的,可不译。)
字而幼孩。(通“尔”,你们)
旦视而暮抚。(表并列,又)
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表顺接,可译“于是”)
早织而缕。(通“尔”,你们)
8.为
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从事)
吾又何能为哉(做)
9.以
早实以蕃(而且)
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用、来)
爪其肤以验其生枯(表目的,来)
以子之道(把)
10.名
不知始何名(名字)
甚善,名我固当(称呼)
11.业
驼业种树(以……为职业)
官理,非吾业也(职业)
古今异义
1.故乡人号之“驼”。故乡(古义:两个词,所以乡里;今义:指家乡。)
2.既然已。既然(古义:已经这样;今义:连词,表示先提示前提,而后加以推论。)
3.不抑耗其实而已。其实(古义:它的果实;今义:副词,承接上文转折,表示所说的是实际情况。)
4.若不过焉则不及。不过(古义:不是过多;今义:连词,表转折,只是。)
5.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小人(古义:我们小民;今义:指人格卑下的人。)
6.得养人术。养人(古义:治理百姓;今义:养活别人)
7.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官理(古义:官治,当官治民;今义:官方之理,与“民理”相对。)
-------------------------------
种树郭橐驼传鉴赏
  从体裁上看,本文既是人物传记,也是一篇寓言体的叙事性散文。
 
 
  本文题目虽称为“传”,但并非是一般的人物传记。文章以老庄学派的无为而治,顺乎自然的思想为出发点,借郭橐驼之口,由种树的经验说到为官治民的道理,说明封建统治阶级有时打着爱民、忧民或恤民的幌子,却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仍旧民不聊生。这种思想实际上就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剖斗折衡,而民不争”的老庄思想的具体反映。唐代从安史之乱以后,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只有休养生息,才能恢复元气。如果封建统治者仍借行政命令瞎指挥,使老百姓疲于奔命,或者以行“惠政”为名,广大人民既要送往迎来,应酬官吏;又不得不劳神伤财以应付统治者摊派的任务,这只能使人民增加财物负担和精神痛苦。如果我们了解中唐时期的社会现实,知道柳宗元写这篇文章的针对性,则能体会到这篇文章的进步意义。这是我们首先必须弄清的。
  文章先写橐驼的命名、橐驼种树专长和种树之道,然后陡然转入“官理”,说出—番居官治民的大道理。上半篇为橐驼之传,目的是为下半篇的论述张本;下半篇的治民之理是上半篇种树之道的类比和引申,前宾后主,上下相应,事理相生,充分发挥了寓言体杂文笔法的艺术表现力。
  本文共五段,每两段又可合为一大段。第一大段是介绍传记主人公的姓名、形象特征,以及籍贯、职业和技术特长。第一小段看似闲笔,却生动有趣,给文章带来了光彩色泽。这里面要注意三点。一、在《庄子》书中所描绘的许多人物,有的具有畸形残疾,如《养生主》《德充符》中都写到失去单足或双足的人,《人间世》中则写了一个怪物支离疏;有的则具有特异技能,如善解牛的庖丁,运斤成风的匠人,承蜩的佝偻丈人等。柳宗元写这篇传记,把这两种特点都集中在郭橐驼一人身上,他既有残疾,又精于种树。可见柳宗元不仅在文章的主题思想方面继承了《庄子》的观点,连人物形象的刻画也灵活地吸取了《庄子》的写作手法。二、橐驼即骆驼,人们称这位主人公为橐驼,原带有开玩笑,甚至嘲讽性质。但这位种树的郭师傅不但不以为忤,反欣然接受。柳宗元在这里不着痕迹地写出了这位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的善良性格。但作者这样写仍是有所本的。在《庄子》的《应帝王》和《天道》中,都有这样的描写,即人们把一个人呼之为牛或呼之为马,他都不以为忤,反而欣然答应。这同郭橐驼欣然以橐驼为名是一样的。这种描写实际上也体现了老庄学派顺乎自然的思想,即认为“名”不过是外加上去的东西,并不能影响一个人的实质,所以任人呼牛呼马,思想上都不致受到干扰波动;相反,甚至以为被人呼为牛马也并不坏。三、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塑造了一个形貌丑陋而心地善良的敲钟人,这个艺术形象对后世影响很大。直到电视剧《女奴》中的花匠也属于这一类型。其实,这种把外表丑陋而心灵美统一在一个人身上的描写,在我国,可以说从《庄子》就开始了。柳宗元所塑造的郭橐驼形象也是这方面的典型。不过柳宗元是把“丑”和“真”(他思想上认识到颠扑不破的真理)统一起来,雨果是把“丑”和“善”统一起来,略有不同而已。
  后一小段写郭橐驼种树的特异技能。他种树的特点有二:一是成活率高;二是长得硕茂,容易结果实,即所谓“寿且孳”。作者在后文没有写郭橐驼种树的移栽易活的特点,只提到栽了树不妨害其成长的这一面。其实这是省笔。盖善植者必善移树,只有掌握了事物发展的内部规律才能得到更大的自由。所以这里为了使文章不枝不蔓,只点到而止。在这一小段的收尾处还布置了一个悬念。即“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读者从这儿必然急于想知道郭橐驼种树到底有什么诀窍。而下文却讲的是极其平凡而实际却很难做到的道理:“顺木之天以致其性。”可见郭并不藏私,而是“他植者”的修养水平和掌握规律的深度太不够了。从这里,作者已暗示给我们一个道理,即“无为而治”并不等于撒手不管或放任自流。这个道理从下面两大段完全可以得到证明。
  第二大段的两小段是郭橐驼自我介绍种树的经验。上下两节是正反两面对举,关键在于“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为了把这一道理阐述得更深刻、更有说服力,文章用了对比的写法,先从种植的当与不当进行对比。究竟什么是树木的本性呢?“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四个“欲”字,既概括了树木的本性,也提示了种树的要领。郭橐驼正是顺着树木的自然性格栽种,从而保护了它的生机,因而收到“天者全而其性得”的理想效果。这正是郭橐驼种树“无不活”的诀窍。他植者则不然,他们违背树木的本性,种树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因此必然遭致“木之性日以离”的恶果。这就回答了上段的问题,他们“莫能如”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学标不学本。继从管理的善与不善进行对比。“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是郭橐驼的管理经验。乍看,好像将树种下去以后,听之任之,不加管理。事实上,橐驼的“勿动勿虑”,移栽时的“若子”,种完后的“若弃”,正是最佳的管理,没有像疼爱孩子那样的精心培育,就不会有理想的效果。他植者不明此理,思想上不是撒手不管而是关心太过,什么都放不下,结果适得其反,“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压抑了甚至扼杀了树木的生机。这两层对比写法,句式富于变化。写橐驼种树,用的是整齐的排比句,而写他植者之种树不当,则用散句来表示,文章显得错落有致。“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用押韵的辞句,使重点突出,系从《庄子·马蹄》的写法变化而出。从介绍橐驼的种树经验上可以看出,柳宗元的观点同老庄思想还是有差别的。柳是儒、道两家思想的结合,他并不主张一味听之任之的消极的“顺乎自然”,而是主张在掌握事物内部发展规律下的积极的适应自然。他要求所有的种树人都能做到认识树木的天性,即懂得如何适应树木生长规律的业务。把种树的道理从正反两面讲清楚以后,文章自然就过渡到第三大段。
  第三大段是正面揭出本旨,实为一篇之“精神命脉”。作者通过对话,运用“养树”与“养人”互相映照的写法,把种树管树之理引申到吏治上去。对“养人”之不善,文章先简要地用几句加以概括:“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这与上文“他植者”养树管理之不善遥相呼应。接着用铺陈的手法,把“吏治不善”的种种表现加以集中,加以典型化,且有言有行,刻画细致入微,入木三分。如写官吏们大声吆喝,驱使人民劳作,一连用了三个“尔”,四个“而”和七个动词,把俗吏来乡,鸡犬不宁的景象描绘得淋漓尽致。作者最后以“问者”的口吻点出“养人术”三字,这个“养”字很重要。可见使天下长治久安,不仅要“治民”,更重要的还要“养民”,即使人民得到休生养息,在元气大伤后得到喘息恢复的机会,也就是后来欧阳修说的“涵煦之深”。这才是柳宗元写这篇文章的最终目的。
  综观全文,我们应注意三点:一是无论种树或治民,都要“顺天致性”,而不宜违逆其道;二是想要顺天致性,必先掌握树木或人民究竟怎样才能“硕茂以蕃”,亦即摸清事物发展规律;三是动机效果必须统一,不允许好心办坏事,或只把好心停留在表面上和口头上。把这三点做好,才算懂得真正的“养人术”。
-------------------------------
种树郭橐驼传背景
  本文是寓言体的传记。柳宗元早年在长安任职时期的作品。郭橐驼种树的本事已不可考,后世学者多认为这是设事明理之作,本文是针对当时官吏繁政扰民的现象而为言的。中唐时期,豪强地主兼并掠夺土地日益严重,“富者兼地数万亩,贫者无容足之居”。仅有一点土地的农民,除了交纳正常的捐粟外,还要承受地方军政长官摊派下来的各种杂税。据《旧唐书·食货志》记载,各地官僚为巩固自己的地位,竞相向朝廷进奉,加紧对下层的盘剥,于是“通津达道者税之,莳蔬艺果者税之,死亡者税之”,民不聊生。这就是柳宗元写作本文的社会背景。
-------------------------------
种树郭橐驼传题解
  《种树郭橐驼传》(zhòng shù guō tuó tuó zhuàn)是一篇兼具寓言和政论色彩的传记散文。柳宗元在参加“永贞革新”前两年,即贞元十九年至二十一年(803—805),曾任监察御史里行,是御史的见习官,可以和御史一样“分察百僚,巡按郡县,纠视刑狱,肃整朝仪”,可以到各地检查工作,民事、军事、财政都可以过问,品秩不高而权限较广。这篇文章,可能就是在此期间写的,是针对当时地方官吏扰民、伤民的现象而作的。这篇文章可以看成是柳宗元参加“永贞革新”的先声。
  《种树郭橐驼传》是一篇兼具寓言和政论色彩的传记文。文章通过对郭橐驼种树之道的记叙,说明“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是“养树”的法则,并由此推论出“养人”的道理,指出为官治民不能“好烦其令”,指摘中唐吏治的扰民、伤民,反映出作者同情人民的思想和改革弊政的愿望。这种借传立说,因事出论的写法,别开生面。文章先以种植的当与不当作对比,继以管理的善与不善作对比,最后以吏治与种树相映照,在反复比照中导出题旨,阐明事理。文中描写郭橐驼的体貌特征,寥寥几笔,形象而生动;记述郭橐驼的答话,庄谐杂出,语精而意丰。全文以记言为主,带记言中穿插描写,错落有致,引人入胜。
-------------------------------
种树郭橐驼传观点
  种树人有“勤虑害树”的错误,做官者也有“烦令扰民”之过。
  本文是带有寓言和政论色彩的人物传记文。名“传”,实际上是一个讽喻性极强的寓言故事。是柳宗元早年在长安任职时期的作品。郭橐驼种树的本事已不可考,后世学者多认为这是设事明理之作。本文是针对当时官吏繁政扰民的现象而言的。这是一篇兼具寓言和政论色彩的传记散文。柳宗元在参加“永贞革新”前两年,即贞元十九年至二十一年(803—805),曾任监察御史里行,是御史的见习官,可以和御史一样“分察百僚,巡按郡县,纠视刑狱,肃整朝仪”,可以到各地检查工作,民事、军事、财政都可以过问,品秩不高而权限较广。这篇文章,可能就是在此期间写的,是针对当时地方官吏扰民、伤民的现象而作的。这篇文章可以看成是柳宗元参加“永贞革新”的先声。
-------------------------------
种树郭橐驼传作者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唐代河东(今山西运城)人,杰出诗人、哲学家、儒学家乃至成就卓著的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著名作品有《永州八记》等六百多篇文章,经后人辑为三十卷,名为《柳河东集》。因为他是河东人,人称柳河东,又因终于柳州刺史任上,又称柳柳州。柳宗元韩愈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领导人物,并称“韩柳”。在中国文化史上,其诗、文成就均极为杰出,可谓一时难分轩轾。
-------------------------------
种树郭橐驼传注音
 
zhòng shù guō tuó tuó chuán  liǔ zōng yuán 
 种 树 郭 橐 驼  传  柳  宗  元 
   guō tuó tuó ,bù zhī shǐ hé míng 。bìng lǚ ,lóng rán fú xíng 
   郭 橐 驼 ,不 知 始 何 名 。 病 偻 , 隆 然 伏 行 
,yǒu lèi tuó tuó zhě ,gù xiāng rén hào zhī “tuó ”。tuó wén zhī ,
,有 类 橐 驼 者 ,故  乡 人 号 之 “驼 ”。驼 闻 之 ,
yuē :“shèn shàn 。míng wǒ gù dāng 。”yīn shè qí míng ,yì zì wèi 
曰 :“ 甚  善 。 名 我 固 当 。”因 舍 其 名 ,亦 自 谓 
tuó tuó yún 。
橐 驼 云 。
   qí xiāng yuē fēng lè xiāng ,zài cháng ān xī 。tuó yè zhòng shù 
   其  乡 曰  丰 乐  乡 ,在  长 安 西 。驼 业  种 树 
,fán cháng ān háo fù rén wéi guān yóu jí mài guǒ zhě ,jiē zhēng yíng 
,凡  长 安 豪 富 人 为  观 游 及 卖 果 者 ,皆  争  迎 
qǔ yǎng 。shì tuó suǒ zhòng shù ,huò yí xǐ ,wú bù huó ,qiě shuò mào 
取 养 。视 驼 所  种 树 ,或 移 徙 ,无 不 活 ,且  硕 茂 
,zǎo shí yǐ fān 。tā zhí zhě suī kuī sì xiào mù ,mò néng rú yě 。
,早 实 以 蕃 。他 植 者 虽 窥 伺 效 慕 ,莫 能 如 也 。
   yǒu wèn zhī ,duì yuē :“tuó tuó fēi néng shǐ mù shòu qiě zī 
   有 问 之 ,对 曰 :“橐 驼 非  能 使 木 寿 且 孳 
yě ,néng shùn mù zhī tiān ,yǐ zhì qí xìng yān ěr 。fán zhí mù zhī 
也 , 能  顺 木 之  天 ,以 致 其 性 焉 尔 。凡 植 木 之 
xìng ,qí běn yù shū ,qí péi yù píng ,qí tǔ yù gù ,qí zhù yù mì 。jì 
性 ,其 本 欲 舒 ,其 培 欲 平 ,其 土 欲 故 ,其 筑 欲 密 。既 
rán yǐ ,wù dòng wù lǜ ,qù bù fù gù 。qí shì yě ruò zǐ ,qí zhì yě 
然 已 ,勿 动 勿 虑 ,去 不 复 顾 。其 莳 也 若 子 ,其 置 也 
ruò qì ,zé qí tiān zhě quán ér qí xìng de yǐ 。gù wú bù hài qí cháng 
若 弃 ,则 其 天 者  全 而 其 性 得 矣 。故 吾 不 害 其  长 
ér yǐ ,fēi yǒu néng shuò mào zhī yě ;bù yì hào qí shí ér yǐ ,fēi yǒu 
而 已 ,非 有  能  硕 茂 之 也 ;不 抑 耗 其 实 而 已 ,非 有 
néng zǎo ér fān zhī yě 。tā zhí zhě zé bù rán ,gēn quán ér tǔ yì ,
能 早 而 蕃 之 也 。他 植 者 则 不 然 ,根  拳 而 土 易 ,
qí péi zhī yě ,ruò bù guò yān zé bù jí 。gǒu yǒu néng fǎn shì zhě 
其 培 之 也 ,若 不 过 焉 则 不 及 。苟 有  能 反 是 者 
,zé yòu ài zhī tài ēn ,yōu zhī tài qín ,dàn shì ér mù fǔ ,yǐ qù ér 
,则 又 爱 之 太 恩 ,忧 之 太 勤 ,旦 视 而 暮 抚 ,已 去 而 
fù gù ,shèn zhě zhǎo qí fū yǐ yàn qí shēng kū ,yáo qí běn yǐ guān 
复 顾 , 甚 者  爪 其 肤 以 验 其  生 枯 ,摇 其 本 以 观 
qí shū mì ,ér mù zhī xìng rì yǐ lí yǐ 。suī yuē ài zhī ,qí shí hài 
其 疏 密 ,而 木 之  性 日 以 离 矣 。虽 曰 爱 之 ,其 实 害 
zhī ;suī yuē yōu zhī ,qí shí chóu zhī ,gù bù wǒ ruò yě 。wú yòu hé 
之 ;虽 曰 忧 之 ,其 实  仇 之 ,故 不 我 若 也 。吾 又 何 
néng wéi zāi !”
能 为 哉 !”
   wèn zhě yuē :“yǐ zǐ zhī dào ,yí zhī guān lǐ ,kě hū ?”tuó yuē 
   问 者 曰 :“以 子 之 道 ,移 之  官 理 ,可 乎 ?”驼 曰 
:“wǒ zhī zhòng shù ér yǐ ,guān lǐ ,fēi wú yè yě 。rán wú jū xiāng 
:“我 知  种 树 而 已 , 官 理 ,非 吾 业 也 。然 吾 居  乡 
,jiàn zhǎng rén zhě hǎo fán qí lìng ,ruò shèn lián yān ,ér zú yǐ huò 
, 见  长 人 者 好 烦 其 令 ,若  甚  怜 焉 ,而 卒 以 祸 
。dàn mù lì lái ér hū yuē :‘ guān mìng cù ěr gēng ,xù ěr zhí ,dū 
。旦 暮 吏 来 而 呼 曰 :‘ 官  命 促 尔 耕 ,勖 尔 植 ,督 
ěr huò ,zǎo sāo ér xù ,zǎo zhī ér lǚ ,zì ér yòu hái ,suì ér jī tún 
尔 获 ,早 缫 而 绪 ,早 织 而 缕 ,字 而 幼 孩 ,遂 而 鸡 豚 
。’ míng gǔ ér jù zhī ,jī mù ér zhào zhī 。wú xiǎo rén chuò sūn yōng 
。’ 鸣 鼓 而 聚 之 ,击 木 而 召 之 。吾 小 人  辍 飧  饔 
yǐ láo lì zhě ,qiě bù dé xiá ,yòu hé yǐ fān wú shēng ér ān wú xìng 
以 劳 吏 者 ,且 不 得 暇 ,又 何 以 蕃 吾  生 而 安 吾 性 
yé ?gù bìng qiě dài 。ruò shì ,zé yǔ wú yè zhě qí yì yǒu lèi hū ?”
耶 ?故 病 且 怠 。若 是 ,则 与 吾 业 者 其 亦 有 类 乎 ?”
   wèn zhě yuē :“xī ,bù yì shàn fū !wú wèn yǎng shù ,de yǎng rén 
   问 者 曰 :“嘻 ,不 亦 善 夫 !吾 问  养 树 ,得 养 人 
shù 。”chuán qí shì yǐ wéi guān jiè 。 
术 。” 传 其 事 以 为  官 戒 。 
 
-------------------------------
种树郭橐驼传竖排显示
                  
   驼 当 闻 者 病   种 
   云 。 之 , 偻   树 
 其 。 ﹂ , 故 , 郭 郭 
 乡   因 曰 乡 隆 橐 橐 
 曰   舍 : 人 然 驼 驼 
 丰   其 ﹁ 号 伏 , 传 
 乐   名 甚 之 行 不   
 乡   , 善 ﹁ , 知 柳 
 ,   亦 。 驼 有 始 宗 
 在   自 名 ﹂ 类 何 元 
 长   谓 我 。 橐 名   
 安   橐 固 驼 驼 。   
-------------------------------                                  
 非   能 蕃 , 取 人 西 
 能   如 。 无 养 为 。 
 使 有 也 他 不 。 观 驼 
 木 问 。 植 活 视 游 业 
 寿 之   者 , 驼 及 种 
 且 ,   虽 且 所 卖 树 
 孳 对   窥 硕 种 果 , 
 也 曰   伺 茂 树 者 凡 
 , :   效 , , , 长 
 能 ﹁   慕 早 或 皆 安 
 顺 橐   , 实 移 争 豪 
 木 驼   莫 以 徙 迎 富 
-------------------------------                                  
 能 。 弃 顾 既 平 木 之 
 硕 故 , 。 然 , 之 天 
 茂 吾 则 其 已 其 性 , 
 之 不 其 莳 , 土 , 以 
 也 害 天 也 勿 欲 其 致 
 ; 其 者 若 动 故 本 其 
 不 长 全 子 勿 , 欲 性 
 抑 而 而 , 虑 其 舒 焉 
 耗 已 其 其 , 筑 , 尔 
 其 , 性 置 去 欲 其 。 
 实 非 得 也 不 密 培 凡 
 而 有 矣 若 复 。 欲 植 
-------------------------------                                  
 其 肤 抚 太 。 其 植 已 
 疏 以 , 恩 苟 培 者 , 
 密 验 已 , 有 之 则 非 
 , 其 去 忧 能 也 不 有 
 而 生 而 之 反 , 然 能 
 木 枯 复 太 是 若 , 早 
 之 , 顾 勤 者 不 根 而 
 性 摇 , , , 过 拳 蕃 
 日 其 甚 旦 则 焉 而 之 
 以 本 者 视 又 则 土 也 
 离 以 爪 而 爱 不 易 。 
 矣 观 其 暮 之 及 , 他 
-------------------------------                                
 者 吾 ﹁ 移   若 曰 。 
 好 业 我 之   也 忧 虽 
 烦 也 知 官 问 。 之 曰 
 其 。 种 理 者 吾 , 爱 
 令 然 树 , 曰 又 其 之 
 , 吾 而 可 : 何 实 , 
 若 居 已 乎 ﹁ 能 仇 其 
 甚 乡 , ? 以 为 之 实 
 怜 , 官 ﹂ 子 哉 , 害 
 焉 见 理 驼 之 ! 故 之 
 , 长 , 曰 道 ﹂ 不 ; 
 而 人 非 : ,   我 虽 
-------------------------------                                  
 吾 不 吾 鸣 , 尔 ﹃ 卒 
 性 得 小 鼓 字 获 官 以 
 耶 暇 人 而 而 , 命 祸 
 ? , 辍 聚 幼 早 促 。 
 故 又 飧 之 孩 缫 尔 旦 
 病 何 饔 , , 而 耕 暮 
 且 以 以 击 遂 绪 , 吏 
 怠 蕃 劳 木 而 , 勖 来 
 。 吾 吏 而 鸡 早 尔 而 
 若 生 者 召 豚 织 植 呼 
 是 而 , 之 。 而 , 曰 
 , 安 且 。 ﹄ 缕 督 : 
-------------------------------                                  
       ﹂ 夫     则 
       传 !     与 
       其 吾 问   吾 
       事 问 者   业 
       以 养 曰   者 
       为 树 :   其 
       官 , ﹁   亦 
       戒 得 嘻   有 
       。 养 ,   类 
         人 不   乎 
         术 亦   ? 
         。 善   ﹂ 
 
将《种树郭橐驼传》翻译赏析分享到: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