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_陈子昂简介_陈子昂的诗_陈子昂的代表作

信息来源:文言文翻译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07-30 22:10:17

陈子昂(约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汉族,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光宅进士,历仕武则天朝麟台正字、右拾遗。解职归乡后受人所害,忧愤而死。其存诗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

轶事典故:伯玉毁琴

有一年,陈子昂离开家乡来到京城长安,虽然他胸藏锦绣,才华横溢,却无人赏识。这天,陈子昂在街上闲游,忽然看见一位老者在街边吆喝:“上好的铜琴,知音者快来买呀!”陈子昂便走过去,看看这把琴确实是好琴,便对老者说:“老伯,我想买这把琴,你老出个价吧……”老者把陈子昂打量一番后说:“先生果真想买这把琴吗?我看先生举止不俗,定非寻常之辈,实话对你说,别人买不能少于三千钱,先生若买就两千钱吧。只要这把琴寻到真正知音之人,能够物尽其用,老朽也就心安了……”其实,一把琴两千钱在当时也是天价了,陈子昂却毫不犹豫的将琴买下了。围观的人见这位书生花这么多钱买了一把琴,都觉得这“琴”、这“人”都有些不凡!陈子昂看看众人说:“在下陈子昂,略通琴技,明天我要在寓所宣德里为大家演奏,敬请各位莅临……”
  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第二天一早,很多人都来听琴,其中不乏文人骚客,各界名流。
  陈子昂抱琴出场,对观者抱拳一揖道:“感谢各位捧场,但我陈子昂弹琴是假,摔琴是真!”话音刚落,陈子昂将琴高高举起当众“啪”地往地上一摔,立刻弦断琴碎,把众人惊得个个目瞪口呆!陈子昂朗声笑道:“我陈子昂自幼刻苦读书,经史子集烂熟在心,诗词歌赋,长文短句,件件做得用心,但我却处处遭人冷遇。今日借摔琴之由让众位读一读我的诗文,这才是我的真正目的……”陈子昂说罢,从箱子里取出大叠诗词文稿,分发给在场的人。在场的一些名流看了陈子昂的诗文后,个个感叹不已,这—首首诗、一篇篇文章果然字字珠矶,精美绝伦!
  于是,陈子昂的名字和他的锦绣诗文便在京城传开了!从此,陈子昂的住所每日来访者络绎不绝,后来,陈子昂的诗名传到了朝廷那里,使这位才华出众的诗人终于得到了重用。
 

生平

陈子昂(约659年-700年,一说661—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遂宁)人,初唐诗人,诗歌革新家。睿宗文明元年(684年)进士。因上书言事被武后赏识,授麟台正字。曾多次上书论政事,官至右拾遗。
  陈子昂幼而聪颖,少而任侠,年十七、八,尚不知书。后因击剑伤人,始弃武从文,慨然立志,谢绝旧友,深钻经史,不几年便学涉百家,不让乃父。高宗调露元年(679年),怀经纬之才的陈子昂,出三峡,北上长安,进入当时的最高学府国子监学习,并参加了第二年科举考试。落第后还乡。回故里金华山研读,“数年之间,经史百家,罔不赅览。尤善属文,雅有相如、子云之风骨”,为他后来革新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永淳元年(682年),学有所成的陈子昂,再次入京应试,仍不为人知。适一人卖胡琴,索价百万,豪贵围观,莫敢问津,陈子昂挤进人群,出千缗买之。并于次日在长安宣阳里宴会豪贵,捧琴感叹:“蜀人陈子昂,有文百轴,不为人知,此乐贱工之乐,岂宜留心。”话完即碎琴遍发诗文给与会者。其时京兆司功王适读后,惊叹曰:“此人必为海内文宗矣!”一时帝京斐然瞩目。不久应试得中进士,但因其文“历抵群公”,得罪权贵,不为所用。不久唐高宗病逝于洛阳,武则天执掌朝政,议迁梓宫归葬干 陵。陈子昂闻后,上书阙下加以谏阻,武则天看后,叹其才,授以麟台正字,旋迁右拾遗。
  青年时期,他任侠使气,政治热情很高,“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十七、八岁开始折节读书,二十一岁入京,唐睿宗文明元年(684年)二十四岁中进士,为武则天所赏识,任麟台正字,后升为右拾遗。而后随武攸宜东征契丹,反对外族统治者制造分裂的战争,多次进谏,未被采纳,却被斥降职。其时,他写下许多诗篇,反映边地人民的痛苦,抒发报国壮志无法实现的悲愤。东征之后,辞官回乡,后被人陷害,冤死狱中,年仅四十二岁。今存《陈伯玉集》。
  陈子昂生活于唐高宗和武则天时代,其主要政治活动是在武则天时期。这是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时期,上承贞观、永征,下启开元、天宝,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这一时期是由一个能干而又野心勃勃的女人统治,她的梦想是当一个女皇帝,这在一个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是很难实现的。武则天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克服了重重阻碍。她一掌权,就开始打击关陇贵族,扶持庶族地主势力,为他们打开了入朝做官的大门。而且,她还不拘一格,广开才路,大刀阔斧地破格提拔人才,以巩固自己的统治。这也给地位低微的陈子昂提供了一个机遇,使他有机会进入仕途,登上政治舞台。所以,陈子昂对武则天是忠心耿耿,坚决拥护武则天称帝。
  武则天时期是在文学上酝酿着变革的一个重要时期。唐朝以前的文学多追求形式和技巧,脱离现实,内容贫乏,文风浮糜。而唐初,由于六朝诗风相沿已久,积习已深,再加初唐百年间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统治阶级日趋荒淫享乐,他们需要一批御用文人来替他们歌功颂德,粉饰太平。这样,助长了浮糜文风的发展。这期间,虽有魏征、初唐四杰(王勃、庐照邻、杨炯、骆宾王)等有识之士指出弊病,并在内容和形式上作过一些改革,但这些改革是不够彻底的。时代呼唤彻底的改革者,陈子昂异军突起,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为唐诗的繁荣和发展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
  陈子昂在政治上曾针对时弊,提过一些改革的建议。在文学方面针对初唐的浮艳诗风,力主恢复汉魏风骨,反对齐、梁以来的形式主义文风。他自己的创作,如《登幽州台歌》、《感遇》等共三十八首诗,风格朴质而明朗,格调苍凉激越,标志着初唐诗风的转变。
  有《陈子昂集》,事见《旧唐书》卷一九○中、《新唐书》卷一○七有传。
 

相关事件

(一)
  陈子昂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有《陈伯玉集》传世。陈子昂青少年时家庭较富裕,轻财好施,慷慨任侠。成年后始发愤攻读,博览群书,擅长写作。同时关心国事,要求在政治上有所建树。24岁时举进士,官麟台正字,后升右拾遗,直言敢谏。时武则天当政,信用酷吏,滥杀无辜。他不畏迫害,屡次上书谏诤。武则天计划开凿蜀山经雅州道攻击生羌族,他又上书反对,主张与民休息。他的言论切直,常不被采纳,并一度因“逆党”反对武则天的株连而下狱。垂拱二年(686),曾随左补阙乔知之军队到达西北居延海、张掖河一带。万岁通天元年(696),契丹李尽忠、孙万荣叛乱,又随建安王武攸宜大军出征。两次从军,使他对边塞形势和当地人民生活获得较为深刻的认识。圣历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乡,不久父死。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狱中(沈亚之《上九江郑使君书》)。今天射洪县城古城墙名为“子昂城”,街道有“伯玉路”等名称实为纪念陈子昂陈子昂的诗歌创作,在唐诗革新道路上取得很大成绩。卢藏用说他“横制颓波。天下翕然质文一变”(《陈伯玉文集序》)。宋刘克庄《后村诗话》说:“唐初王、杨、沈、宋擅名,然不脱齐梁之体,独陈拾遗首倡高雅冲淡之音。一扫六代之纤弱,趋於黄初、建安矣。”金元好问《论诗绝句》也云:“沈宋横驰翰墨场,风流初不废齐梁。论功若准平吴例,合著黄金铸子昂。”都中肯地评价了他作为唐诗革新先驱者的巨大贡献。但他的部分诗篇,还存在著语言比较枯燥、形象不够鲜明的缺点。
  (二)
  父亲的去世,给陈子昂以莫大的打击,然而,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陈子昂老家所在的射洪县县令段简是个贪得无厌的小人,他听说陈家钱财富足,就心生歹意,图谋勒索。陈子昂家人给县令送去了20万缗,尚不能满足段简的胃口,没有满足的段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陈子昂打入了南监。
  据说,陈子昂在狱中曾经自己给自己卜过一卦,卦相大凶,陈子昂惊曰:“天命不佑,吾殆死乎!”不久,他果然死在狱中,时年42岁。
  这是《唐书》上的记载,但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一直到死,陈子昂都是未解职的朝廷谏官,不知当地县令的“勇气”何来,居然敢敲诈“国家工作人员”,以至于让陈子昂冤死狱中,这一直是一个谜。后来,有人说是因为陈子昂在朝做官时曾开罪于武三思,所以武三思才指示当地的县令如此折磨陈子昂。这似乎也不太好理解,因为武三思如果想收拾陈子昂,根本用不着搞得这么复杂。
  不论怎样,陈子昂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盖棺论定,新、旧《唐书》给予他的一致评价是“褊躁无威仪”。所谓“褊”,意即狭小、狭隘;所谓“躁”,意即性急。“褊躁”用在陈子昂身上,也许比较合适。
  陈子昂的一生其实就是褊躁的一生,从自我炒作,到大拍武则天马屁,其实都是陈子昂褊躁的表现。但是,陈子昂却有一件十分得意的事情,此事载于《唐书》之中。
  某日,武则天治下发生了一桩轰动一时的谋杀案。被杀者是御史大夫赵师韫,他在外出公干途中被人杀死于一家驿站。凶手是同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徐元庆,当时徐的身份是该驿站里的一名服务人员。刁民杀高官,这显然具有十足的爆炸性,整个帝国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
  为什么这个小服务员要杀害朝廷要员呢?标准答案是徐元庆为父报仇。原来,赵师韫曾任下邽县尉,我们知道,县尉在古代是县令的属官,专司当地的治安工作。徐元庆的父亲因为犯罪被赵师韫正法。不久,赵师韫升任京官。徐元庆为报杀父之仇,隐姓埋名,到一家驿站做起了服务员。因为他心里清楚,这是他可以接近赵师韫的唯一方法。终于有一天,赵师韫为公事出差来到了徐元庆所在的驿站,徐元庆抓住机会,干净利落地干掉了赵师韫,报了杀父之仇。
  徐元庆到底是孝子还是凶犯,该杀还是该予以表彰,这在当时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当时占上风的观点是,徐元庆应该受到表彰,至少应该予以无罪释放,因为徐元庆是为了替父报仇才走上了杀人的道路。因此,尽管徐元庆杀了人,但他杀人的动机高尚,出发点良好,在讲究以德治国的大背景下,朝廷应该赦免徐元庆的罪行。
  就在此事将要以这样的结果落下帷幕之时,陈子昂力排众议,写下了一篇《复仇议》,他在文章中说:“今傥义元庆之节,废国之刑,将为后图,政必多难;则元庆之罪,不可废也。何者?人必有子,子必有亲,亲亲相雠,其乱谁救?故圣人作始,必图其终,非一朝一夕之故,所以全其政也。故曰:‘信人之义,其政不行。’且夫以私义而害公法,仁者不为;以公法而徇私节,王道不设。元庆之所以仁高振古,义伏当时,以其能忘生而及于德也。今若释元庆之罪以利其生,是夺其德而亏其义;非所谓杀身成仁,全死无生之节也。如臣等所见,谓宜正国之法,置之以刑,然后旌其闾墓,嘉其徽烈,可使天下直道而行。”陈子昂的意思很清楚,徐元庆谋杀之罪,案情清楚,按照唐律当然毫无争议地应该判处死刑,只有判处死刑才能体现法律的严肃性。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徐元庆这样做却是为父亲报仇,是对父亲的一片孝心才让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将杀父的仇恨记在心间,誓与仇人不共戴天,其孝心感天动地,足以令日月变色。因此,陈子昂建议在对徐元庆处以极刑之后还应为他举行盛大的表彰会,以颂扬他的一片孝心。陈子昂的建议巧妙地解决了“礼”与“法”的冲突,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最后徐元庆案也就按照陈子昂的建议给了结了。
  事情得以如此圆满地解决,陈子昂难免得意扬扬,他顺理成章地要求:有必要将我的《复仇议》“编之于令,永为国典”。陈子昂的要求最后也得到了满足。然而,几十年后,陈子昂的《复仇议》就被柳宗元给抓住了把柄。柳宗元认为陈子昂逻辑混乱,大脑不清。柳宗元开宗明义地说:毫不怀疑,陈子昂的建议是完全错误的。那么,为什么?柳宗元条分缕析地说:徐元庆一案的要点在于徐元庆的父亲是否真的有罪,如果徐元庆的父亲有罪,那么被县尉正法就是罪有应得,父亲有罪被诛而徐元庆却执意为父报仇,谋杀朝廷命官就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杀之是题中应有之义;反之,如果徐元庆的父亲死于无罪,赵师韫就涉嫌草菅人命,这样的恶官被徐元庆杀掉也就毫不足惜,徐元庆的行为在客观上也就是为国除害,徐元庆不但不应被杀,而且还应予以表彰;徐元庆要么有罪,要么无罪,二者只能居其一,一个人决不可能像陈子昂所分析的那样既有罪又无罪。柳宗元因而断定,陈子昂的分析看似滴水不漏,实则精神分裂,其本质是核心价值观念的多元论,陈子昂的建议最终也只能扰乱人心,让人无所依从。就这样,陈子昂唯一的一次辉煌记录被柳宗元给解构了,柳宗元为此还专门写了一篇《驳复仇议》的文章,并被作为定论收入在了唐朝的法律文献内。
 

历史评价

晚次乐乡县是陈子昂由故乡东行入京,在襄州乐乡县留宿时所写的一首抒发羁旅之情的五律.顾璘曰:“无句法,无字法,天然之妙”。陈子昂继四杰之后,以更坚决的态度起来反对齐梁诗风的统治,在理论和创作实践上都表现了鲜明的创造革新精神。陈子昂的思想是很复杂的,他既好纵横任侠,又好佛老神仙,但儒家兼善天下的精神,仍然是他思想的主导方面。从他的许多政论奏疏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洞察国家安危的远见,关怀人民疾苦的热情。例如在《上蜀川安危事》的奏疏中,他曾经对诸羌的进犯感到忧虑,对蜀川人民“失业”、“逃亡”深表同情,对“官人贪暴”、“侵渔”、“剥夺”百姓的罪恶加以愤慨的指责。《资治通鉴》引用他的奏疏、政论有四、五处之多。王夫之《读通鉴论》认为陈子昂“非但文士之选”,而且是“大臣”之材,这是完全正确的。他的政治热情是他从事诗歌革新的动力。
  陈子昂在著名的《修竹篇序》里,曾经提出了诗歌革新的正面主张:东方公足下: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一昨于解三处见明公《咏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遂用洗心饰视,发挥幽郁。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 在唐诗发展史上,陈子昂这篇短文好像一篇宣言,标志着唐代诗风的革新和转变。我们知道,刘勰、锺嵘反对南朝形式主义诗风,曾经标举过“比兴”、“风骨”的传统。王勃反对龙朔前后的宫廷诗风,也指责他们是“骨气都尽,刚健不闻”。陈子昂继承了他们的主张,一针见血地指出初唐宫廷诗人们所奉为偶像的齐梁诗风是“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指出了“风雅兴寄”和“汉魏风骨”的光辉传统作为创作的先驱榜样,在倡导复古的旗帜下实现诗歌内容的真正革新。态度很坚决,旗帜很鲜明,号召很有力量。“兴寄”和“风骨”都是关系着诗歌生命的首要问题。“兴寄”的实质是要求诗歌发扬批判现实的传统,要求诗歌有鲜明的政治倾向。“风骨”的实质是要求诗歌有高尚充沛的思想感情,有刚健充实的现实内容。从当时情况来说,只有实现内容的真正革新,才能使诗歌负起时代的使命。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由于“初唐四杰”等诗人的积极努力,新风格的唐诗已经出现,沿袭齐梁的宫廷诗风已经越来越为人们所不满,诗歌革新的时机更加成熟了。陈子昂的革新主张在这个时候提出,不仅有理论的意义,而且富有实践的意义;不仅抨击了陈腐的诗风,而且还为当时正在萌芽成长的新诗人、新诗风开辟道路。
  陈子昂的诗歌创作,鲜明有力地体现了他的革新主张。《感遇诗》三十八首,正是表现这种革新精神的主要作品。这些诗并不是同时之作,有的讽刺现实、感慨时事,有的感怀身世、抒发理想。内容广阔丰富,思想也矛盾复杂。首先值得注意的是那些现实性很强的边塞诗,例如:朝入云中郡,北望单于台。胡秦何密迩,沙朔气雄哉!籍籍天骄子,猖狂已复来。塞垣无名将,亭堠空崔嵬。咄嗟吾何叹,边人涂草莱。 这是他从征塞北时的作品,诗中对将帅无能,使边民不断遭受胡人侵害的现实,深表愤慨。在从征幽州时所写的“朔风吹海树”一篇中,又对边塞将士的爱国热情遭到压抑表示深刻的同情。
  “丁亥岁云暮”一篇更明白地揭发了武后开蜀山取道袭击吐蕃的穷兵黩武的举动。这些内容都初步突破了泛拟古题的边塞诗传统风气。他对武后内政方面的弊端也有所讽刺。在“圣人不利己”一诗里,他指责了武后雕制佛像、建造佛寺,浪费人力物力的佞佛行为。在“贵人难得意”一诗里,他更勇敢地讽刺了武后对待臣下时而信任、时而杀戮的作风。从这些现实性很强的诗篇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他的政治抱负和他的诗歌革新主张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他的那些感怀身世的诗,也写得很动人: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这里,美好理想无法实现的深沉的苦闷,借楚辞草木零落、美人迟暮的意境,宛转蕴藉地表现出来。但是,他这种苦闷,在不同的时间境遇之下,又转为愤激慷慨之音。如: 本为贵公子,平生实爱才。感到思报国,拔剑起蒿莱。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登山见千里,怀古心悠哉!谁言未忘祸,磨灭成尘埃。
  《感遇诗》里也有一些叹息人生祸福无常,赞美隐逸求仙,发挥佛老玄理的作品,例如“市人矜巧智”、“玄天幽且默”等篇,都有浓厚的佛老消极思想。
  《登幽州台歌》和《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也是他杰出的代表作。这几首诗是他随建安王武攸宜出征契丹的时候写的。卢藏用《陈氏别传》说:子昂体弱多疾,感激忠义,常欲奋身以答国士。自以官在近侍,又参预军谋,不可见危而惜身苟容。他日又进谏,言甚切至,建安谢绝之,乃署以军曹。子昂知不合,因箝默下列,但兼掌书记而已。因登蓟北楼,感昔乐土、燕昭之事,赋诗数首。乃泫然流涕而歌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时人莫不知也。 他在《蓟丘览古》中,曾经歌颂了礼贤下士、知人善任的燕昭王、燕太子,感激知遇、乘时立功的乐毅、郭隗等历史人物。俯仰今古,瞻望未来,他更深刻地体验到生不逢时、理想无法实现的痛苦和悲哀,也更深刻地体会了古往今来许多仁人志士在困扼境遇中激愤不平的崇高感情。也正是这种不可遏止的理想和激情,使他唱出了这首浪漫主义的《登幽州台歌》。尽管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他的苦闷无法解决,使这首诗的情调显得相当孤独。但是,也正是这首诗,在当时和后代得到无数读者的深刻同情,卢藏用说这首诗“时人莫不知也”,就是有力的证明。这不愧是齐梁以来两百多年中没有听到过的洪钟巨响。
  陈子昂的律诗比较少,但是象《度荆门望楚》,也是初唐律诗中的佳作: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诗人用气势流畅的笔调,写出了他初次离蜀途中所见的巴楚壮丽山川。风格和其他诗人是有所不同的。
  陈子昂仰慕“建安作者”和“正始之音”,他的诗受建安、正始诗人影响较深。唐皎然《诗式》说:“子昂《感遇》,其源出于阮公《咏怀》。”象“兰若生春夏”、“贵人难得意”等比兴托讽的诗篇,以及那些感慨人生祸福无常的诗,的确和阮籍相似。此外如《燕昭王》乃至《登幽州台歌》等,和阮诗“驾言发魏都”、“独坐空堂上”等诗也有意境相通之处。而“丁亥岁云暮”、“本为贵公子”、“朔风吹海树”、“苍苍丁零塞”等边塞诗,则和建安诗中“梗概而多气”的写时事之作比较接近。他的诗中,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同时存在。那些现实主义的作品,有的叙事慷慨沉痛,有的还兼有政论锋芒。那些偏于抒发理想之作,有的寄兴幽婉,有的又激情奔放,这又是浪漫主义的不同表现。总的来说,他的诗风格并不完全统一。
  当然,陈子昂的诗在艺术上也存在一些缺点。他对汉魏南北朝的乐府民歌学习得不够。对七言诗这种新形式也不重视,集中竟没有一首七言诗(注:只蜀刻本《陈子昂先生全集》有《杨柳枝》七绝一首,真伪难定。)。《感遇诗》中甚至还有一些作品受玄言诗影响,读起来有些枯燥乏味。但是,他的全部诗作绝没有一点齐梁浮艳的气息,这是更难能可贵的。 总之,他是唐诗开创时期在诗歌革新的理论和实践上都有重大功绩的诗人,杜甫称赞他:“有才继骚雅,哲匠不比肩。公生扬马后,名与日月悬。……千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篇。”韩愈称赞他:“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都对他在唐诗发展上的功绩有高度的肯定,也反映了唐代诗人的公论,至于他的《感遇诗》直接启发了张九龄《感遇》和李白《古风》的创作,李白继承他以复古为革新的理论,进一步完成唐诗革新的历史任务,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陈子昂在散文革新上也是有功绩的。他文集中虽然也还有一些骈文,但那些对策、奏疏,都用的是比较朴实畅达的古代散文,这在唐代,也是开风气之先。所以唐代古文家萧颖士、梁肃、韩愈都对他这方面的努力有较高的评价。
 

文学成就

唐代初期诗歌,沿袭六朝余习,风格绮靡纤弱,陈子昂挺身而出,力图扭转这种倾向。陈子昂的诗歌,以其进步、充实的思想内容,质朴、刚健的语言风格,对整个唐代诗歌产生了巨大影响。陈子昂死后,其友人卢藏用为之编次遗文10卷。今存《陈伯玉文集》是经后人重编的。刻本中以明弘治间杨澄校刻杨春本《陈伯玉文集》10卷收辑作品比较多,并附录《新唐书》本传等有关材料。《四部丛刊》本即据此本影印。《世界文库》本,曾据明、清各本作过若干校订。今人徐鹏校点《陈子昂集》,以《四部丛刊》本为底本,校以《全唐诗》、《全唐文》、《文苑英华》等书,补入诗文10余篇,成为较完备的本子,后附今人罗庸《陈子昂年谱》。今人彭庆生有《陈子昂诗注》。后附其所编《陈子昂年谱》及“诸家评论”。岑仲勉有《陈子昂及其文集之事迹》一文(载《辅仁学志》第14卷第一、二合期)。
 

登幽州台歌(唐代 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春夜别友人二首·其一(唐代 陈子昂
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
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

春日登金华观(唐代 陈子昂
白玉仙台古,丹丘别望遥。山川乱云日,楼榭入烟霄。
鹤舞千年树,虹飞百尺桥。还疑赤松子,天路坐相邀。

晚次乐乡县(唐代 陈子昂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
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
如何此时恨,噭噭夜猿鸣。

古意题徐令壁(唐代 陈子昂
白云苍梧来,氛氲万里色。闻君太平世,栖泊灵台侧。

上元夜效小庾体(见《岁时杂咏》)(唐代 陈子昂
三五月华新,遨游逐上春。相邀洛城曲,追宴小平津。
楼上看珠妓,车中见玉人。芳宵殊未极,随意守灯轮。

度荆门望楚(唐代 陈子昂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
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
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感遇诗三十八首·其十九(唐代 陈子昂
圣人不利己,忧济在元元。
黄屋非尧意,瑶台安可论?
吾闻西方化,清净道弥敦。
奈何穷金玉,雕刻以为尊?
云构山林尽,瑶图珠翠烦。
鬼工尚未可,人力安能存?
夸愚适增累,矜智道逾昏。

月夜有怀(唐代 陈子昂
美人挟赵瑟,微月在西轩。寂寞夜何久,殷勤玉指繁。
清光委衾枕,遥思属湘沅。空帘隔星汉,犹梦感精魂。

岘山怀古(唐代 陈子昂
秣马临荒甸,登高览旧都。
犹悲堕泪碣,尚想卧龙图。
城邑遥分楚,山川半入吴。
丘陵徒自出,贤圣几凋枯!
野树苍烟断,津楼晚气孤。
谁知万里客,怀古正踌蹰。

山水粉图(唐代 陈子昂
山图之白云兮,若巫山之高丘。纷群翠之鸿溶,
又似蓬瀛海水之周流。信夫人之好道,爱云山以幽求。

宴胡楚真禁所(唐代 陈子昂
人生固有命,天道信无言。青蝇一相点,白璧遂成冤。
请室闲逾邃,幽庭春未暄。寄谢韩安国,何惊狱吏尊。

燕昭王(唐代 陈子昂
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
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
霸图今已矣,驱马复归来。

鸳鸯篇(唐代 陈子昂
飞飞鸳鸯鸟,举翼相蔽亏。俱来绿潭里,共向白云涯。
音容相眷恋,羽翮两逶迤。蘋萍戏春渚,霜霰绕寒池。
浦沙连岸净,汀树拂潭垂。年年此游玩,岁岁来追随。
凤凰起丹穴,独向梧桐枝。鸿雁来紫塞,空忆稻粱肥。
乌啼倦依托,鹤鸣伤别离。岂若此双禽,飞翻不异林。
刷尾青江浦,交颈紫山岑。文章负奇色,和鸣多好音。
闻有鸳鸯绮,复有鸳鸯衾。持为美人赠,勖此故交心。

喜马参军相遇醉歌(唐代 陈子昂
独幽默以三月兮,深林潜居。时岁忽兮,孤愤遐吟。
谁知我心?孺子孺子,其可与理分。


题祀山烽树赠乔十二侍御(唐代 陈子昂
汉庭荣巧宦,云阁薄边功。
可怜骢马使,白首为谁雄。

咏主人壁上画鹤寄乔主簿崔著作(唐代 陈子昂
古壁仙人画,丹青尚有文。独舞纷如雪,孤飞暧似云。
自矜彩色重,宁忆故池群。江海联翩翼,长鸣谁复闻。

南山家园林木交映盛夏五月幽然清凉独坐思远率成十韵(唐代 陈子昂
寂寥守寒巷,幽独卧空林。松竹生虚白,阶庭横古今。
郁蒸炎夏晚,栋宇閟清阴。轩窗交紫霭,檐户对苍岑。
凤蕴仙人箓,鸾歌素女琴。忘机委人代,闭牖察天心。
蛱蝶怜红药,蜻蜓爱碧浔。坐观万象化,方见百年侵。
扰扰将何息,青青长苦吟。愿随白云驾,龙鹤相招寻。

春夜别友人二首·其二(唐代 陈子昂
紫塞白云断,青春明月初。
对此芳樽夜,离忧怅有馀。
清冷花露满,滴沥檐宇虚。
怀君欲何赠,愿上大臣书。

送客(唐代 陈子昂
故人洞庭去,杨柳春风生。相送河洲晚,苍茫别思盈。
白蘋已堪把,绿芷复含荣。江南多桂树,归客赠生平。

还至张掖古城,闻东军告捷,赠韦五虚己(唐代 陈子昂
孟秋首归路,仲月旅边亭。闻道兰山战,相邀在井陉。
屡斗关月满,三捷虏云平。汉军追北地,胡骑走南庭。
君为幕中士,畴昔好言兵。白虎锋应出,青龙阵几成。
披图见丞相,按节入咸京。宁知玉门道,翻作陇西行。
北海朱旄落,东归白露生。纵横未得意,寂寞寡相迎。
负剑空叹息,苍茫登古城。

送魏大从军(唐代 陈子昂

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
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横代北,狐塞接云中。
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



感遇诗三十八首·其六(唐代 陈子昂
吾观龙变化,乃知至阳精。
石林何冥密,幽洞无留行。
古之得仙道,信与元化并。
玄感非象识,谁能测沈冥?
世人拘目见,酣酒笑丹经。
昆仑有瑶树,安得采其英?

赠严仓曹乞推命录(唐代 陈子昂
少学纵横术,游楚复游燕。栖遑长委命,富贵未知天。
闻道沉冥客,青囊有秘篇。九宫探万象,三算极重玄。
愿奉唐生诀,将知跃马年。非同墨翟问,空滞杀龙川。

感遇诗三十八首(唐代 陈子昂
微月生西海,幽阳始代升。圆光正东满,阴魄已朝凝。
太极生天地,三元更废兴。至精谅斯在,三五谁能征。
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
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苍苍丁零塞,今古缅荒途。亭堠何摧兀,暴骨无全躯。
黄沙幕南起,白日隐西隅。汉甲三十万,曾以事匈奴。
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
乐羊为魏将,食子殉军功。骨肉且相薄,他人安得忠。
吾闻中山相,乃属放麑翁。孤兽犹不忍,况以奉君终。
市人矜巧智,于道若童蒙。倾夺相夸侈,不知身所终。
曷见玄真子,观世玉壶中。窅然遗天地,乘化入无穷。
吾观龙变化,乃知至阳精。石林何冥密,幽洞无留行。
古之得仙道,信与元化并。玄感非象识,谁能测沉冥。
世人拘目见,酣酒笑丹经。昆仑有瑶树,安得采其英。
白日每不归,青阳时暮矣。茫茫吾何思,林卧观无始。
众芳委时晦,鶗鴂鸣悲耳。鸿荒古已颓,谁识巢居子。
吾观昆仑化,日月沦洞冥。精魄相交会,天壤以罗生。
仲尼推太极,老聃贵窈冥。西方金仙子,崇义乃无明。
空色皆寂灭,缘业定何成。名教信纷藉,死生俱未停。
圣人秘元命,惧世乱其真。如何嵩公辈,诙谲误时人。
先天诚为美,阶乱祸谁因。长城备胡寇,嬴祸发其亲。
赤精既迷汉,子年何救秦。去去桃李花,多言死如麻。
深居观元化,悱然争朵颐。谗说相啖食,利害纷eq々。
便便夸毗子,荣耀更相持。务光让天下,商贾竞刀锥。
已矣行采芝,万世同一时。
吾爱鬼谷子,青溪无垢氛。囊括经世道,遗身在白云。
七雄方龙斗,天下久无君。浮荣不足贵,遵养晦时文。
舒可弥宇宙,卷之不盈分。岂徒山木寿,空与麋鹿群。
呦呦南山鹿,罹罟以媒和。招摇青桂树,幽蠹亦成科。
世情甘近习,荣耀纷如何。怨憎未相复,亲爱生祸罗。
瑶台倾巧笑,玉杯殒双蛾。谁见枯城蘖,青青成斧柯。
林居病时久,水木澹孤清。闲卧观物化,悠悠念无生。
青春始萌达,朱火已满盈。徂落方自此,感叹何时平。
临岐泣世道,天命良悠悠。昔日殷王子,玉马遂朝周。
宝鼎沦伊谷,瑶台成古丘。西山伤遗老,东陵有故侯。
贵人难得意,赏爱在须臾。莫以心如玉,探他明月珠。
昔称夭桃子,今为舂市徒。鸱鸮悲东国,麋鹿泣姑苏。
谁见鸱夷子,扁舟去五湖。
圣人去已久,公道缅良难。蚩蚩夸毗子,尧禹以为谩。
骄荣贵工巧,势利迭相干。燕王尊乐毅,分国愿同欢。
鲁连让齐爵,遗组去邯郸。伊人信往矣,感激为谁叹。
幽居观天运,悠悠念群生。终古代兴没,豪圣莫能争。
三季沦周赧,七雄灭秦嬴。复闻赤精子,提剑入咸京。
炎光既无象,晋虏复纵横。尧禹道已昧,昏虐势方行。
岂无当世雄,天道与胡兵。咄咄安可言,时醉而未醒。
仲尼溺东鲁,伯阳遁西溟。大运自古来,旅人胡叹哉。
逶迤势已久,骨鲠道斯穷。岂无感激者,时俗颓此风。
灌园何其鄙,皎皎於陵中。世道不相容,嗟嗟张长公。
圣人不利己,忧济在元元。黄屋非尧意,瑶台安可论。
吾闻西方化,清净道弥敦。奈何穷金玉,雕刻以为尊。
云构山林尽,瑶图珠翠烦。鬼工尚未可,人力安能存。
夸愚适增累,矜智道逾昏。
玄天幽且默,群议曷嗤嗤。圣人教犹在,世运久陵夷。
一绳将何系,忧醉不能持。去去行采芝,勿为尘所欺。
蜻蛉游天地,与世本无患。飞飞未能止,黄雀来相干。
穰侯富秦宠,金石比交欢。出入咸阳里,诸侯莫敢言。
宁知山东客,激怒秦王肝。布衣取丞相,千载为辛酸。
微霜知岁晏,斧柯始青青。况乃金天夕,浩露沾群英。
登山望宇宙,白日已西暝。云海方荡潏,孤鳞安得宁。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
杀身炎州里,委羽玉堂阴。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挈瓶者谁子,姣服当青春。三五明月满,盈盈不自珍。
高堂委金玉,微缕悬千钧。如何负公鼎,被夺笑时人。
玄蝉号白露,兹岁已蹉跎。群物从大化,孤英将奈何。
瑶台有青鸟,远食玉山禾。昆仑见玄凤,岂复虞云罗。
荒哉穆天子,好与白云期。宫女多怨旷,层城闭蛾眉。
日耽瑶池乐,岂伤桃李时。青苔空萎绝,白发生罗帷。
朝发宜都渚,浩然思故乡。故乡不可见,路隔巫山阳。
巫山彩云没,高丘正微茫。伫立望已久,涕落沾衣裳。
岂兹越乡感,忆昔楚襄王。朝云无处所,荆国亦沦亡。
昔日章华宴,荆王乐荒淫。霓旌翠羽盖,射兕云梦林。
朅来高唐观,怅望云阳岑。雄图今何在,黄雀空哀吟。
丁亥岁云暮,西山事甲兵。赢粮匝邛道,荷戟争羌城。
严冬阴风劲,穷岫泄云生。昏曀无昼夜,羽檄复相惊。
拳跼竞万仞,崩危走九冥。籍籍峰壑里,哀哀冰雪行。
圣人御宇宙,闻道泰阶平。肉食谋何失,藜藿缅纵横。
可怜瑶台树,灼灼佳人姿。碧华映朱实,攀折青春时。
岂不盛光宠,荣君白玉墀。但恨红芳歇,凋伤感所思。
朅来豪游子,势利祸之门。如何兰膏叹,感激自生冤。
众趋明所避,时弃道犹存。云渊既已失,罗网与谁论。
箕山有高节,湘水有清源。唯应白鸥鸟,可为洗心言。
索居犹几日,炎夏忽然衰。阳彩皆阴翳,亲友尽暌违。
登山望不见,涕泣久涟洏。宿梦感颜色,若与白云期。
马上骄豪子,驱逐正蚩蚩。蜀山与楚水,携手在何时。
金鼎合神丹,世人将见欺。飞飞骑羊子,胡乃在峨眉。
变化固幽类,芳菲能几时。疲疴苦沦世,忧痗日侵淄。
眷然顾幽褐,白云空涕洟。
朔风吹海树,萧条边已秋。亭上谁家子,哀哀明月楼。
自言幽燕客,结发事远游。赤丸杀公吏,白刃报私仇。
避仇至海上,被役此边州。故乡三千里,辽水复悠悠。
每愤胡兵入,常为汉国羞。何知七十战,白首未封侯。
本为贵公子,平生实爱才。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
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登山见千里,怀古心悠哉。
谁言未忘祸,磨灭成尘埃。
浩然坐何慕,吾蜀有峨眉。念与楚狂子,悠悠白云期。
时哉悲不会,涕泣久涟洏。梦登绥山穴,南采巫山芝。
探元观群化,遗世从云螭。婉娈时永矣,感悟不见之。
朝入云中郡,北望单于台。胡秦何密迩,沙朔气雄哉。
藉藉天骄子,猖狂已复来。塞垣无名将,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叹,边人涂草莱。
仲尼探元化,幽鸿顺阳和。大运自盈缩,春秋递来过。
盲飙忽号怒,万物相纷劘。溟海皆震荡,孤凤其如何。

赠别冀侍御崔司议(唐代 陈子昂
有道君匡国,无闷余在林。白云峨眉上,岁晚来相寻。

和陆明府赠将军重出塞(唐代 陈子昂
忽闻天上将,关塞重横行。始返楼兰国,还向朔方城。
黄金装战马,白羽集神兵。星月开天阵,山川列地营。
晚风吹画角,春色耀飞旌。宁知班定远,犹是一书生。

题居延古城赠乔十二知之(唐代 陈子昂
闻君东山意,宿昔紫芝荣。沧洲今何在,华发旅边城。
还汉功既薄,逐胡策未行。徒嗟白日暮,坐对黄云生。
桂枝芳欲晚,薏苡谤谁明。无为空自老,含叹负生平。

白帝城怀古(唐代 陈子昂
日落沧江晚,停桡问土风。城临巴子国,台没汉王宫。
荒服仍周甸,深山尚禹功。岩悬青壁断,地险碧流通。
古木生云际,孤帆出雾中。川途去无限,客思坐何穷。

江上暂别萧四刘三旋欣接遇(唐代 陈子昂
昨夜沧江别,言乖天汉游。宁期此相遇,尚接武陵洲。
结绶还逢育,衔杯且对刘。波潭一瀰瀰,临望几悠悠。
山水丹青杂,烟云紫翠浮。终愧神仙友,来接野人舟。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乐生(唐代 陈子昂
王道已沦昧,战国竞贪兵。乐生何感激,仗义下齐城。
雄图竟中夭,遗叹寄阿衡。

彩树歌(唐代 陈子昂
嘉锦筵之珍树兮,错众彩之氛氲。状瑶台之微月,
点巫山之朝云。青春兮不可逢,况蕙色之增芬。
结芳意而谁赏,怨绝世之无闻。红荣碧艳坐看歇,
素华流年不待君。故吾思昆仑之琪树,厌桃李之缤纷。

送别出塞(唐代 陈子昂
平生闻高义,书剑百夫雄。言登青云去,非此白头翁。
胡兵屯塞下,汉骑属云中。君为白马将,腰佩騂角弓。
单于不敢射,天子伫深功。蜀山余方隐,良会何时同。

魏氏园林人赋一物得秋亭萱草(唐代 陈子昂
昔时幽径里,荣耀杂春丛。今来玉墀上,销歇畏秋风。
细叶犹含绿,鲜花未吐红。忘忧谁见赏,空此北堂中。

登蓟丘楼送贾兵曹入都(唐代 陈子昂
东山宿昔意,北征非我心。孤负平生愿,感涕下沾襟。
暮登蓟楼上,永望燕山岑。辽海方漫漫,胡沙飞且深。
峨眉杳如梦,仙子曷由寻。击剑起叹息,白日忽西沉。
闻君洛阳使,因子寄南音。

奉和皇帝上礼抚事述怀应制(唐代 陈子昂
大君忘自我,应运居紫宸。揖让期明辟,讴歌且顺人。
轩宫帝图盛,皇极礼容申。南面朝万国,东堂会百神。
云陛旂常满,天庭玉帛陈。钟石和睿思,雷雨被深仁。
承平信娱乐,王业本艰辛。愿罢瑶池宴,来观农扈春。
卑宫昭夏德,尊老睦尧亲。微臣敢拜手,歌舞颂维新。

于长史山池三日曲水宴(唐代 陈子昂
摘兰藉芳月,祓宴坐回汀。泛滟清流满,葳蕤白芷生。
金弦挥赵瑟,玉指弄秦筝。岩榭风光媚,郊园春树平。
烟花飞御道,罗绮照昆明。日落红尘合,车马乱纵横。

登蓟城西北楼送崔著作融入都(唐代 陈子昂
蓟楼望燕国,负剑喜兹登。清规子方奏,单戟我无能。
仲冬边风急,云汉复霜棱。慷慨竟何道,西南恨失朋。

宿襄河驿浦(唐代 陈子昂
沿流辞北渚,结缆宿南洲。合岸昏初夕,回塘暗不流。
卧闻塞鸿断,坐听峡猿愁。沙浦明如月,汀葭晦若秋。
不及能鸣雁,徒思海上鸥。天河殊未晓,沧海信悠悠。

群公集毕氏林亭(唐代 陈子昂
金门有遗世,鼎实恣和邦。默语谁能识,琴樽寄北窗。
子牟恋魏阙,渔父爱沧江。良时信同此,岁晚迹难双。

初入峡苦风寄故乡亲友(唐代 陈子昂
故乡今日友,欢会坐应同。宁知巴峡路,辛苦石尤风。

落第西还别魏四懔(唐代 陈子昂
转蓬方不定,落羽自惊弦。山水一为别,欢娱复几年。
离亭暗风雨,征路入云烟。还因北山径,归守东陂田。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燕太子(唐代 陈子昂
秦王日无道,太子怨亦深。一闻田光义,匕首赠千金。
其事虽不立,千载为伤心。

题田洗马游岩桔槔(唐代 陈子昂
望苑长为客,商山遂不归。谁怜北陵井,未息汉阴机。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郭隗(唐代 陈子昂
逢时独为贵,历代非无才。隗君亦何幸,遂起黄金台。
(末缺)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见《岁时杂咏》)(唐代 陈子昂
暮春嘉月,上巳芳辰。群公禊饮,于洛之滨。
奕奕车骑,粲粲都人。连帷竞野,袨服缛津。
青郊树密,翠渚萍新。今我不乐,含意□申。


同旻上人伤寿安傅少府(唐代 陈子昂
生涯良浩浩,天命固谆谆。闻道神仙尉,怀德遂为邻。
畴昔逢尧日,衣冠仕汉辰。交游纷若凤,词翰宛如麟。
太息劳黄绶,长思谒紫宸。金兰徒有契,玉树已埋尘。
把臂虽无托,平生固亦亲。援琴一流涕,旧馆几沾巾。
杳杳泉中夜,悠悠世上春。幽明长隔此,歌哭为何人。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轩辕台(唐代 陈子昂
北登蓟丘望,求古轩辕台。应龙已不见,牧马空黄埃。
尚想广成子,遗迹白云隈。

合州津口别舍弟至东阳峡步趁不及眷然有忆作以示之(唐代 陈子昂
江潭共为客,洲浦独迷津。思积芳庭树,心断白眉人。
同衾成楚越,别岛类胡秦。林岸随天转,云峰逐望新。
遥遥终不见,默默坐含嚬。念别疑三月,经游未一旬。
孤舟多逸兴,谁共尔为邻。

万州晓发放舟乘涨,还寄蜀中亲朋(唐代 陈子昂
空濛岩雨霁,烂熳晓云归。啸旅乘明发,奔桡骛断矶。
苍茫林岫转,络绎涨涛飞。远岸孤烟出,遥峰曙日微。
前瞻未能眴,坐望已相依。曲直多今古,经过失是非。
还期方浩浩,征思日騑騑.寄谢千金子,江海事多违。

入峭峡安居溪伐木溪源幽邃林岭相映有奇致焉(唐代 陈子昂
肃徒歌伐木,骛楫漾轻舟。靡迤随回水,潺湲溯浅流。
烟沙分两岸,露岛夹双洲。古树连云密,交峰入浪浮。
岩潭相映媚,溪谷屡环周。路迥光逾逼,山深兴转幽。
麇鼯寒思晚,猿鸟暮声秋。誓息兰台策,将从桂树游。
因书谢亲爱,千岁觅蓬丘。

秋日遇荆州府崔兵曹使宴(唐代 陈子昂
輶轩凤凰使,林薮鹖鸡冠。江湖一相许,云雾坐交欢。
兴尽崔亭伯,言忘释道安。林光稍欲暮,岁物已将阑。
古树苍烟断,虚亭白露寒。瑶琴山水曲,今日为君弹。

卧病家园(唐代 陈子昂
世上无名子,人间岁月赊。纵横策已弃,寂寞道为家。
卧病谁能问,闲居空物华。犹忆灵台友,栖真隐太霞。
还丹奔日御,却老饵云芽。宁知白社客,不厌青门瓜。

夏日晖上人房别李参军崇嗣(唐代 陈子昂
四十九变化,一十三死生。翕忽玄黄里,驱驰风雨情。
是非纷妄作,宠辱坐相惊。至人独幽鉴,窈窕随昏明。
咫尺山河道,轩窗日月庭。别离焉足问,悲乐固能并。
我辈何为尔,栖皇犹未平。金台可攀陟,宝界绝将迎。
户牖观天地,阶基上杳冥。自超三界乐,安知万里征。
中国要荒内,人寰宇宙荣。弦望如朝夕,宁嗟蜀道行。

度峡口山赠乔补阙知之王二无竞(唐代 陈子昂
峡口大漠南,横绝界中国。丛石何纷纠,赤山复翕赩.
远望多众容,逼之无异色。崔崒乍孤断,逶迤屡回直。
信关胡马冲,亦距汉边塞。岂依河山险,将顺休明德。
物壮诚有衰,势雄良易极。逦迤忽而尽,泱漭平不息。
之子黄金躯,如何此荒域。云台盛多士,待君丹墀侧。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邹衍(唐代 陈子昂
大运沦三代,天人罕有窥。邹子何寥廓,漫说九瀛垂。
兴亡已千载,今也则无推。

送魏兵曹使巂州得登字(唐代 陈子昂
阳山淫雾雨,之子慎攀登。羌笮多珍宝,人言有爱憎。
欲酬明主惠,当尽使臣能。勿以王阳道,迢递畏崚嶒。

酬晖上人秋夜山亭有赠(唐代 陈子昂
皎皎白林秋,微微翠山静。禅居感物变,独坐开轩屏。
风泉夜声杂,月露宵光冷。多谢忘机人,尘忧未能整。

横吹曲辞。出塞(唐代 陈子昂
忽闻天上将,关塞重横行。始返楼兰国,还向朔方城。
黄金装战马,白羽集神兵。星月开天阵,山川列地营。
晚风吹画角,春色耀飞旌。宁知班定远,独是一书生。

送著作佐郎崔融等从梁王东征(唐代 陈子昂
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
海气侵南部,边风扫北平。莫卖卢龙塞,归邀麟阁名。

春台引(唐代 陈子昂
感阳春兮生碧草之油油。怀宇宙以伤远,登高台而写忧。
迟美人兮不见,恐青岁之遂遒。从毕公以酣饮,
寄林塘而一留。采芳荪于北渚,忆桂树于南州。
何云木之美丽,而池馆之崇幽。星台秀士,月旦诸子。
嘉青鸟之辰,迎火龙之始。挟宝书与瑶瑟,
芳蕙华而兰靡。乃掩白蘋,藉绿芷。酒既醉,乐未已。
击青钟,歌渌水。怨青春之萎绝,赠瑶台之旖旎。
愿一见而道意,结众芳之绸缪。曷余情之荡漾,
瞩青云以增愁。怅三山之飞鹤,忆海上之白鸥。重曰:
群仙去兮青春颓,岁华歇兮黄鸟哀。富贵荣乐几时兮,
朱宫碧堂生青苔,白云兮归来。

送殷大入蜀(唐代 陈子昂
禺山金碧路,此地饶英灵。送君一为别,凄断故乡情。
片云生极浦,斜日隐离亭。坐看征骑没,惟见远山青。

春晦饯陶七于江南同用风字(唐代 陈子昂
黄鹤烟云去,青江琴酒同。离帆方楚越,沟水复西东。
芙蓉生夏浦,杨柳送春风。明日相思处,应对菊花丛。

喜遇冀侍御珪崔司议泰之二使(唐代 陈子昂
谢病南山下,幽卧不知春。使星入东井,云是故交亲。
惠风吹宝瑟,微月忆清真。凭轩一留醉,江海寄情人。

居延海树闻莺同作(唐代 陈子昂
边地无芳树,莺声忽听新。间关如有意,愁绝若怀人。
明妃失汉宠,蔡女没胡尘。坐闻应落泪,况忆故园春。

酬晖上人夏日林泉(唐代 陈子昂
闻道白云居,窈窕青莲宇。岩泉万丈流,树石千年古。
林卧对轩窗,山阴满庭户。方释尘事劳,从君袭兰杜。

夏日游晖上人房(唐代 陈子昂
山水开精舍,琴歌列梵筵。人疑白楼赏,地似竹林禅。
对户池光乱,交轩岩翠连。色空今已寂,乘月弄澄泉。

题李三书斋(崇嗣)(唐代 陈子昂
灼灼青春仲,悠悠白日升。声容何足恃,荣吝坐相矜。
愿与金庭会,将待玉书征。还丹应有术,烟驾共君乘。

晦日宴高氏林亭(见《岁时杂咏》)(唐代 陈子昂
寻春游上路,追宴入山家。主第簪缨满,皇州景望华。
玉池初吐溜,珠树始开花。欢娱方未极,林阁散馀霞。

登泽州城北楼宴(唐代 陈子昂
平生倦游者,观化久无穷。复来登此国,临望与君同。
坐见秦兵垒,遥闻赵将雄。武安君何在,长平事已空。
且歌玄云曲,御酒舞薰风。勿使青衿子,嗟尔白头翁。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田光先生(唐代 陈子昂
自古皆有死,徇义良独稀。奈何燕太子,尚使田生疑。
伏剑诚已矣,感我涕沾衣。

同王员外雨后登开元寺南楼因酬晖上人独坐山亭有赠(唐代 陈子昂
钟梵经行罢,香林坐入禅。岩庭交杂树,石濑泻鸣泉。
水月心方寂,云霞思独玄。宁知人世里,疲病得攀缘。

晦日重宴高氏林亭(见《岁时杂咏》)(唐代 陈子昂
公子好追随,爱客不知疲。象筵开玉馔,翠羽饰金卮。
此时高宴所,讵减习家池。循涯倦短翮,何处俪长离。

东征答朝臣相送(唐代 陈子昂
平生白云意,疲苶愧为雄。君王谬殊宠,旌节此从戎。
挼绳当系虏,单马岂邀功。孤剑将何托,长谣塞上风。

遂州南江别乡曲故人(唐代 陈子昂
楚江复为客,征棹方悠悠。故人悯追送,置酒此南洲。
平生亦何恨,夙昔在林丘。违此乡山别,长谣去国愁。

宿空舲峡青树村浦(唐代 陈子昂
的的明月水,啾啾寒夜猿。客思浩方乱,洲浦寂无喧。
忆作千金子,宁知九逝魂。虚闻事朱阙,结绶骛华轩。
委别高堂爱,窥觎明主恩。今成转蓬去,叹息复何言。

落第西还别刘祭酒高明府(唐代 陈子昂
别馆分周国,归骖入汉京。地连函谷塞,川接广阳城。
望迥楼台出,途遥烟雾生。莫言长落羽,贫贱一交情。

送东莱王学士无竞(唐代 陈子昂
宝剑千金买,平生未许人。怀君万里别,持赠结交亲。
孤松宜晚岁,众木爱芳春。已矣将何道,无令白首新。

洛城观酺应制(唐代 陈子昂
圣人信恭己,天命允昭回。苍极神功被,青云秘箓开。
垂衣受金册,张乐宴瑶台。云凤休征满,鱼龙杂戏来。
崇恩逾五日,惠泽畅三才。玉帛群臣醉,徽章缛礼该。
方睹升中禅,言观拜洛回。微臣固多幸,敢上万年杯。

庆云章(唐代 陈子昂
昆仑元气,实生庆云。大人作矣,五色氤氲。昔在帝妫,
南风既薰。丛芳烂熳,郁郁纷纷。旷矣千祀,庆云来止,
玉叶金柯,祚我天子。非我天子,庆云谁昌。非我圣母,
庆云谁光。庆云光矣,周道昌矣。九万八千,天授皇年。

观荆玉篇(唐代 陈子昂
鸱夷双白玉,此玉有缁磷。悬之千金价,举世莫知真。
丹青非异色,轻重有殊伦。勿信玉工言,徒悲荆国人。

送梁李二明府(唐代 陈子昂
负书犹在汉,怀策未闻秦。复此穷秋日,芳樽别故人。
黄金装屡尽,白首契逾新。空羡双凫舄,俱飞向玉轮。

酬田逸人游岩见寻不遇题隐居里壁(唐代 陈子昂
游人献书去,薄暮返灵台。传道寻仙友,青囊卖卜来。
闻莺忽相访,题凤久裴回。石髓空盈握,金经秘不开。
还疑缝掖子,复似洛阳才。

西还至散关答乔补阙知之(唐代 陈子昂
葳蕤苍梧凤,嘹唳白露蝉。羽翰本非匹,结交何独全。
昔君事胡马,余得奉戎旃。携手向沙塞,关河缅幽燕。
芳岁几阳止,白日屡徂迁。功业云台薄,平生玉佩捐。
叹此南归日,犹闻北戍边。代水不可涉,巴江亦潺湲。
揽衣度函谷,衔涕望秦川。蜀门自兹始,云山方浩然。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唐代 陈子昂
龙种生南岳,孤翠郁亭亭。峰岭上崇崒,烟雨下微冥。
夜闻鼯鼠叫,昼聒泉壑声。春风正淡荡,白露已清泠。
哀响激金奏,密色滋玉英。岁寒霜雪苦,含彩独青青。
岂不厌凝冽,羞比春木荣。春木有荣歇,此节无凋零。
始愿与金石,终古保坚贞。不意伶伦子,吹之学凤鸣。
遂偶云和瑟,张乐奏天庭。妙曲方千变,箫韶亦九成。
信蒙雕斫美,常愿事仙灵。驱驰翠虬驾,伊郁紫鸾笙。
结交嬴台女,吟弄升天行。携手登白日,远游戏赤城。
低昂玄鹤舞,断续彩云生。永随众仙逝,三山游玉京。

赠赵六贞固二首(唐代 陈子昂
回中烽火入,塞上追兵起。此时边朔寒,登陇思君子。
东顾望汉京,南山云雾里。
赤螭媚其彩,婉娈苍梧泉。昔者琅琊子,躬耕亦慨然。
美人岂遐旷,之子乃前贤。良辰在何许,白日屡颓迁。
道心固微密,神用无留连。舒可弥宇宙,揽之不盈拳。
蓬莱久芜没,金石徒精坚。良宝委短褐,闲琴独婵娟。

答韩使同在边(唐代 陈子昂
汉家失中策,胡马屡南驱。闻诏安边使,曾是故人谟。
废书怅怀古,负剑许良图。出关岁方晏,乘障日多虞。
虏入白登道,烽交紫塞途。连兵屯北地,清野备东胡。
边城方晏闭,斥堠始昭苏。复闻韩长孺,辛苦事匈奴。
雨雪颜容改,纵横才位孤。空怀老臣策,未获赵军租。
但蒙魏侯重,不受谤书诬。当取金人祭,还歌凯入都。

酬李参军崇嗣旅馆见赠(唐代 陈子昂
昨夜银河畔,星文犯遥汉。今朝紫气新,物色果逢真。
言从天上落,乃是地仙人。白璧疑冤楚,乌裘似入秦。
摧藏多古意,历览备艰辛。乐广云虽睹,夷吾风未春。
凤歌空有问,龙性讵能驯。宝剑终应出,骊珠会见珍。
未及冯公老,何惊孺子贫。青云傥可致,北海忆孙宾。

征东至淇门答宋十一参军之问(唐代 陈子昂
南星中大火,将子涉清淇。西林改微月,征旆空自持。
碧潭去已远,瑶华折遗谁。若问辽阳戍,悠悠天际旗。

秋园卧病呈晖上人(唐代 陈子昂
幽寂旷日遥,林园转清密。疲疴澹无豫,独坐泛瑶瑟。
怀挟万古情,忧虞百年疾。绵绵多滞念,忽忽每如失。
缅想赤松游,高寻白云逸。荣吝始都丧,幽人遂贞吉。
图书纷满床,山水蔼盈室。宿昔心所尚,平生自兹毕。
愿言谁见知,梵筵有同术。八月高秋晚,凉风正萧瑟。

入东阳峡与李明府舟前后不相及(唐代 陈子昂
东岩初解缆,南浦遂离群。出没同洲岛,沿洄异渚濆。
风烟犹可望,歌笑浩难闻。路转青山合,峰回白日曛。
奔涛上漫漫,积水下沄沄.倏忽犹疑及,差池复两分。
离离间远树,蔼蔼没遥氛。地上巴陵道,星连牛斗文。
孤狖啼寒月,哀鸿叫断云。仙舟不可见,摇思坐氛氲。

答洛阳主人(唐代 陈子昂
平生白云志,早爱赤松游。事亲恨未立,从宦此中州。
主人亦何问,旅客非悠悠。方谒明天子,清宴奉良筹。
再取连城璧,三陟平津侯。不然拂衣去,归从海上鸥。
宁随当代子,倾侧且沉浮。

同宋参军之问梦赵六赠卢陈二子之作(唐代 陈子昂
晓霁望嵩丘,白云半岩足。氛氲涵翠微,宛如嬴台曲。
故人昔所尚,幽琴歌断续。变化竟无常,人琴遂两亡。
白云失处所,梦想暧容光。畴昔疑缘业,儒道两相妨。
前期许幽报,迨此尚茫茫。晤言既已失,感叹情何一。
始忆携手期,云台与峨眉。达兼济天下,穷独善其时。
诸君推管乐,之子慕巢夷。奈何苍生望,卒为黄绶欺。
铭鼎功未立,山林事亦微。抚孤一流恸,怀旧日暌违。
卢子尚高节,终南卧松雪。宋侯逢圣君,骖驭游青云。
而我独蹭蹬,语默道犹屯。征戍在辽阳,蹉跎草再黄。
丹丘恨不及,白露已苍苍。远闻山阳赋,感涕下沾裳。

相关文章
将《陈子昂_陈子昂简介_陈子昂的诗_陈子昂的代表作》分享到: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